第58章 约他出来,聊一聊?

小说目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我的纯情总裁陈夭夭霍靖远最新章节!

    “得了白血病的人,就会去天堂吗?”林冲又问了她,陈夭夭却回不上话来了。

    她该怎么办?

    在她无措时,病房里头传来声音——“冲儿——”

    林冲的父亲林致礼在里头呼唤人,林冲一听就跑着进门,陈夭夭跟随其后。

    林致礼一见他耷拉下来的表情,就问,“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林冲回头看陈夭夭,林致礼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禁惊讶,“陈小姐?你,你怎么……来这了?”

    “林冲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

    “陈小姐,你有心了。”林致礼客气地招呼她在椅子上坐。

    又怕她嫌脏,特意拿抹布擦了擦,动作可谓是小心翼翼至极。

    毕竟陈夭夭曾经给过林家钱,林致礼一直当陈夭夭是恩人的。

    陈夭夭倒也没那么多讲究,合着已经有些摇晃的椅子,便坐下来和林致礼聊了几句。

    原来林致礼在年初时候就得了这病了。只是那会病情还不严重,直到近几个月,才来住院。

    陈夭夭想到那日晚上,她在医院里见到如陈灼一样的人,想来应该就是林冲。

    林父还告诉她,林冲被人卖去酒吧做‘小生’,也是为了赚钱给他治病。

    林冲虽然痴傻,可待人,却是真诚。

    他很孝顺林致礼,不然一个傻子,怎么还学会偷钱?

    陈夭夭忽然很心疼林冲,就像心疼陈灼一样。

    可能有一些感情,连她自己都不知,却在潜移默化中,她把林冲看待成了弟弟,哪怕他们之间无血缘关系。

    可是,光凭林冲的那张如陈灼般的脸,就值得让她付出些什么。

    所以,在离开医院的时候,她又将身上的一部分钱,打入了林致礼在医院的账单。

    虽然是杯水车薪,可她就是想尽自己的能力帮一把吧。

    *

    这个晚上,陈夭夭一直在翻看相册,为数不多的照片里,有两张属于她和陈灼的合照。

    陈灼是不爱笑的男孩子,但照片上的人,却是笑的很灿烂。

    因为,那是她逗他的。

    陈灼一笑,唇角边就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青春洋溢。

    那年的他们多么美好。

    可因为她……

    恩,就是因为她。

    陈灼为了救她,枉死在车底下。

    七年前的那场车祸,给了她无尽的阴影。

    她不愿再回想,可记忆却很可怕,总是将她带往地狱深处。

    从回忆里出来,她才发现掌心却全是汗。

    放下相册,她脑海里涌上一股冲动——

    她想为林冲做些什么。

    因为,陈灼。

    *

    林冲最希望的是林致礼的病能够治愈,就算治愈不了,也希望能多活几年。不然,没了林致礼,林冲往后的生活可该怎么办?

    只是,陈夭夭并不认识什么医生,她回江州还不到一年,人脉什么的,可以说几乎无。

    直到马莉的一通电话,她忽然有了主意。

    马莉虽只是她的酒肉玩伴,但为人仗义,人脉也比她广。

    在晚上时候,她约了马莉。

    她约的地方不是酒吧,而是江州一家市区的厢楼。

    算是五星级饭店了,坏境不错,正适合谈事。

    陈夭夭早一步到达,正想上楼,却见电梯里出来熟悉的身影。

    那不正是贾文清吗?

    她猛地就停住身,竞选在即,贾文清忙于公务,虽然在同个屋檐下,但她已经很久没和这继父见面了。

    自然,她这会也不想和他打招呼。

    陈夭夭本想找个地方躲一下的,但偏偏有人开口叫住了她。

    “陈夭夭——”

    这并不陌生的声音,让她身形一顿,转身,便瞧见站在贾文清身旁的季北翼。

    陈夭夭顿了会,恍然。

    季北翼是季行长家的大公子,这会和贾文清在一起,怕是贾文清来巴结人家的吧。

    既然,她被季北翼认出来了,她也不能再躲了,索性走上前和其打招呼。

    “你来这吃饭?”季北翼瞧见她,很热情,和刚刚在包厢吃饭时候的脸色,完全不一样。

    贾文清自然看懂了季大公子的脸色,也上前搭话道,“季少,你认识我家令爱?”

    ‘令爱’二字,陈夭夭听着想吐。

    她不知贾文清是如何自然而然地说出口的,就好像她真是他亲闺女一样。

    果真,这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陈夭夭内心丢给他一个白眼,季北翼却有些兴奋,“原来,你就是贾家千金啊。”

    陈夭夭不懂季北翼兴奋什么。但不好意思,她不是什么千金,她现在是傀儡。

    陈夭夭不想太多的逢场作戏,找了个理由和他们告辞,转而上楼去等马莉。

    只是,转身的她,却没瞧见贾文清眼里对她流露出的那些算计。

    *

    陈夭夭刚点好菜的时候,马莉就到了。

    马莉瞧她一脸愁眉的模样,就猜到这小妮子一定是有事求她。

    果真,陈夭夭也不客气地和她说了林冲父亲的病情,她想找相关的医生咨询一下,不知这病手术的治愈几率能有多大。

    “你还别说,我真认识一个医生。他还是这类病情的专家。”

    “要不改天,我帮你约他出来,你们聊一聊?”

    陈夭夭听她这般说,立马点头,马莉却哈哈笑了。

    她一时愣怔,还以为马莉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其实吧,那医生,你也认识。”马莉笑完,又和她卖了个关子。

    “是谁?”

    “就我那师弟咯。”

    “……季北翼?”陈夭夭诧异。

    “对,是他。”马莉肯定道。陈夭夭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她总觉得季北翼长得一脸明星相,应该是混娱乐圈的。

    “他虽然年纪轻,但学术这方面可在行着。”马莉又道,“他在医学院可是个风云人物,学医这么多年不容易,姐是看着他过来的。”

    “……”

    陈夭夭倒不是真的不相信马莉,只是,她和季北翼似乎不太熟,而且之前那在医院里,她把口水染了人家衣袖的尴尬事,让她不怎么想面对人家。

    可现在……

    陈夭夭忽然有些烦恼。

    但马莉却直接塞给了她电话号码,瞧着这架势,像是媒婆说亲似的。

    可是,她早就已经有人家号码了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