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我要她

小说目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我的纯情总裁陈夭夭霍靖远最新章节!

    “这事的孰轻孰重,你可以掂量掂量。”贾文清字字加重地道。

    陈夭夭知道贾文清这人的心思,此刻若不顺从,那么遭殃的还是霍靖远。

    所以,她不反驳他的话,倒是讨好地对他点头,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先安抚好这颗定时炸弹。

    见陈夭夭的听话,贾文清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医院,只是在上下电梯的拐角处,却遇上正面过来的霍靖远。

    霍靖远本无意与贾文清交流,或者说,他不屑。但最终,他还是停下了步伐,“你想对陈夭夭做什么?”

    “你这是在质问我?”贾文清诧异他的语气,很少人会用这样的态度跟自己说话,况且眼前的人,不过是个小警察。

    但这警察的气场似乎与一般人不太一样,特别是那看人的眼神,凌厉中带着审视,仿佛看穿人的心底似的。

    “别在陈夭夭身上打主意了,她进不了季家。”霍靖远直言,贾文清笑了,“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话?季家寄人篱下的养子?”

    “……”

    “年轻人,和长辈说话口气不要太大。知趣的话,就好好地上你的班,当你的小警察,不然惹怒了不该惹的人,别说饭碗保不住,就连季家,你也可能待不下!”

    “你错了。我对季家根本就不感兴趣。”

    “哦?”贾文清诧异,“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她。”

    霍靖远简单的三个字,却是说的十分有力度,贾文清停顿了几秒,不禁又笑,“还真是为了爱情不顾前途的小子。”

    “你又错了。爱情和前途,我都要。”霍靖远反驳,语气里有着非常正式的郑重。

    贾文清看着他这幅不知所谓的模样,不免暴躁。虽然两人之间的年纪相差了两轮,但眼前的这小子,气场似乎一点也不亚于他。他觉得霍靖远是在藐视他的权威,他恨不得此刻就动用关系,将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拉入地狱。

    但此刻的霍靖远依然无视他的情绪,淡定的目光看向他,“你若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

    “赌什么?”

    “看谁……先死。”

    “这个比较有趣,如果你敢赌的话。”

    本是严肃的词,严肃的字,可霍靖远说出口,他的音调却是另一番的云淡风轻,就像是在问候他今日的天气如何。

    贾文清虽然心思沉稳,但此刻,确实被霍靖远给激怒了。

    “小子,我已经非常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是如何惨死的。”他上前几步,咬牙切齿地拍了几下霍靖远的肩膀。

    霍靖远拿下他的手,笑而不语。

    贾文清最终隐忍着怒意,拂袖而去。

    不得不说,这招激将法,还真管用。越是容易生气的人,破绽就越多。

    霍靖远想,自己会赢的,绝对。

    *

    在医院修养的一周时间,一晃而过。

    霍靖远办了出院手续,陈夭夭也没理由继续再待在医院,毕竟这伤势比她重的人都不住院了,她这没什么伤的,哪还好意思继续赖着,况且就她一个人也怪孤单的。

    她出院的这天,冷静和季北翼都来了。

    冷静为霍靖远帮忙。而季北翼倒是为她勤快,不是给她收拾这个,就是给她收拾哪个,虽然她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就是季北翼总是问她需要什么,瞧着他那跑上跑下的,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他是她男朋友。

    就连之前给她料理的护工阿姨见了,还羡慕地对她道,“哟,你这男朋友还真挺不错的啊。”

    陈夭夭想反驳,但奈何人家说完就转身去干活了,算了,反正,她应该不会再来这住院了,误会就误会了呗,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可哪知,转身就见霍靖远拎着包站在那护工阿姨面前,一本正经道,“阿姨,那个人不是她的男朋友。”

    护工阿姨一时没反应过来,霍靖远又沉着声音重复了一遍,“他不是陈夭夭的男朋友。”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也正奇怪呢,刚刚那小伙和陈小姐看着没什么夫妻相。原来正主在这啊,我眼拙,你别介意啊。”

    护工阿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陈夭夭听着都惊了,当然更让她吃惊的,是霍靖远,这厮想要干嘛啊!

    她的天,他是被什么给附身了吗?这一举一动,真是太不像他了好吗?

    说好的高冷呢?

    “说太多谎言,小心变成长鼻王。”霍靖远转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捏了她的鼻子。

    她吃疼,推开他,“你不也说谎了!”

    “我说什么了?”

    额……

    是啊,他说什么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护工阿姨的那句话……给默认了?

    霍靖远和护工阿姨默认,他才是她的男朋友?

    陈夭夭觉得自己的理解应该没有错,可是他怎么能这样!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在那个晚上都给说清楚了么!下了车,以后还是同学,不存在其他的暧日未关系。

    贾文清的警告,不是耳边风,她也不是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所以,她又郑重地和他道,“霍靖远,我没撒谎,真有男朋友,他是季……”

    陈夭夭口中季北翼那三个字还未说出口,声音就淹没在了四片双唇里。

    她想,不是霍靖远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他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如此肆无忌惮地吻她?

    明明冷静还在隔壁病房,万一,她突然出现怎么办?霍靖远都不照顾一下冷静的想法吗?

    还有为她下楼办出院手术的季北翼,已经下楼很久了,肯定要上来了,被他看见她和霍靖远这般,那可怎么办?

    陈夭夭无法沉浸在他的霸道里,想要咬他,让他放开,可在那之前,他先松开了她的唇。

    她还未缓神,他那温热的雾气就拂面而来,“陈夭夭,你不需要为我做那些。”

    “……”

    “我还没有弱到要让你为我挡风遮雨。”

    陈夭夭不知道他突然说这句话,是知道了些什么,但依然蹩脚地否认,“我才没有为你做什么呢,你能不能别自恋!”

    “好,你说你现在和季北翼在谈朋友是吧?”

    “嗯。”她轻声道,其实有多少底气,大概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