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你知道你错哪了么

小说目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我的纯情总裁陈夭夭霍靖远最新章节!

    陈夭夭一时着急也没看手机屏幕,电话接通后,一顿描述,她不想举报的太直接,怕这事真闹大了,会连累林冲,但一旁的汪有伦夺过她手中的电话,直接道,“我要举报,魅夜这里有人非法交易!”

    “……”

    直截了当的一句后,挂断。

    陈夭夭愣住,汪有伦低头看了眼腕表,道,“我估计十分钟之内,警察就会上门。”

    “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了。”

    陈夭夭:“……”她才不想看什么好戏,她只想尽快带林冲离开这里。

    不过,不得不说,汪有伦的估算还挺准的,八分钟刚一过,她便听到楼下警鸣声。可不是说这里是黑社会地盘吗,一般出事,都是按照道上的规矩解决,警察一般是不参与的,今天怎么光凭一个匿名的举报,警方就这么迅速?

    难道江州的治安开始管理这一块了?

    陈夭夭疑惑着出了包厢,她想去隔壁看看情况,可还未踏入,里头的四五个警察便压着林冲走出来,而那三贵妇却不知所踪。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这个举报电话,被受害的,却是林冲??

    她急着上前,想要拦住他们,汪有伦适时抓住她,“嫂子,妨碍公务的罪名可不小。”

    “……”

    “林冲是无辜的,我必须救他!”

    林致礼求她救林冲,她可不能让他从魅夜这火坑中跳出来,却又栽进牢狱之灾。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嫂子,我们可以走后路。”汪有伦总算是拉住了冲动的人,陈夭夭听她这般一说,立马出了魅夜,发动车子,尾随警察。

    直到到了所管辖的派出所,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正是霍靖远所在的工作地吗?

    陈夭夭握着手机,犹豫了几秒,最终给霍靖远去了电话。

    只是那端的人良久未接,电话被自动挂断后,她又拨打了一次,不过这次,倒是接通了。

    但她还未说话,那端的人便先冷淡地问她道,“有事?”

    确实是很冷淡很冷淡的语气,音色里还带着莫名的生气。陈夭夭不知自己哪里惹到他了,虽然说,她是和他说过,以后撇清关系,但好歹同学情还在吧?

    “没事的话,我挂了。”

    陈夭夭还来不及说话,霍靖远就来这么一句,她急忙喊住,“等等——”

    “我有事找你,你那里方便说话吗?”

    “……”

    霍靖远还是从里头走出来了,陈夭夭坐在车里,透过挡风玻璃上,正好看到从阶梯上下来的男人,高高长长的背影,却独有的帅气。

    他到她车旁,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陈夭夭侧眸看了他一眼,想要发动车子去别处。

    他却道,“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霍靖远一贯的面无表情,陈夭夭虽然知道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但也隐约感觉出来他好像在……闹情绪?

    她记得,她可没得罪他吧?毕竟他们这两天都没见面了。

    出于他周身如此的低压,陈夭夭还是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

    说到最后,她依旧有些口干舌燥,霍靖远却淡然地反问她一句,“所以?”

    “所以,我能不能尽快时间地保释林冲,他脑子不好使,什么都知道的,他被他小妈给卖了。”

    “不是亲属关系,无法保释。”

    “……”

    “朋友关系也不行吗?”陈夭夭顿了一会,又问。

    “你这是在求我以公徇私?”他睨了她一眼,目光带着些许鄙夷,她正想说林冲是无辜的,霍靖远又冲她问道,“你说,我凭什么帮你?”

    “……”

    这短短一句话,便将她想要说的,全都堵在喉咙里。

    是啊,他凭什么帮她呢?

    她都要和他划清界限了,就算还剩同学情,那也是不着边的事了。

    如此一想,她便与他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话落,她以为他就会下车了,她正打算另寻他法,霍靖远却因为她这句话,彻底怒了,“你叫我来,我就来,你叫我走,我就走。陈夭夭,你这女人,怎么就这么欠教训呢?”

    不是不肯帮忙么?

    陈夭夭看着他发怒的眼神,有点懵,完后一想又觉得不对,她凭什么承受他这莫名其妙的情绪,不禁蹙眉直问,“霍靖远,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我对你能有什么意见?”反话,他对她意见可大了!

    “那你怎么这么……”

    “我怎么?我怎么……陈夭夭,你错在哪了,你不知道吗?”

    这话,不是女人专属台词吗?

    陈夭夭愣着看他,霍靖远想,以这女人的脑回路,怕是想一整天也不知道她错在哪。

    “我让你和季北翼不要走得太近,你为什么不听?”那晚送她回贾家豪宅后,她一直催促着他走,当时,他确实让汪有伦发车离去,但后视镜里,却是清清楚楚地瞧见她和季北翼之间的一举一动。

    果然,如他所料,那晚季北翼在贾家。

    当时,看到她和季北翼抱在一起时,他是气的,恨不得下车直接将她撕烂了,可最终理智又阻止了他的冲动。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你又不是我什么人!”陈夭夭闹着情绪回他。

    大约是她的后半句话惹急了霍靖远,他在位置上转过身就道,“很好,那我也不需要帮你,你也不是我什么人。”

    “行啊,我走法律程序,不需要求你帮。”她不低头,霍靖远直接拉开车门,下车,“那你就在这慢慢等着吧,或许,你能等上个通宵。”

    “!!”

    话音还未落,车门就被附带着情绪,砰地一声关的震天响,陈夭夭看着霍靖远怒而远去的背影,好一阵回不过神。

    这突然地就和霍靖远闹了矛盾,陈夭夭一时无措,正迷茫着,手机又来电,她接起便听见那端林致礼担忧急切的声音,怕他担心,她只好善意地撒个谎。

    林致礼在得知林冲平安从魅夜里出来后,总算是放下了心,陈夭夭答应了明天让林冲去医院和他见面。

    她想,就算走程序,林冲明天也应该可以出来……

    正捉摸着,车门又扣扣响起,她按下车锁,车门被打开,抬头望去,竟是去而复返的……霍靖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