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你确定,这是给我的?

雪珊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掌上娇妻,二婚宠入骨最新章节!

    几位前辈看着乔以婳和她的人上车离开,纷纷摇头。

    “方家失去乔以婳,只怕会很艰难。”

    “这丫头年纪轻轻,行事手段沉稳,滴水不漏。谁家得她,那是大幸运。方悦城这小子,没福气。”

    车上。

    徐小美对着方以婳猛竖大拇指,激动得一直在尖叫。

    “乔总,你太威风了,你太霸气了。那些该死的臭东西,就要这么对付他们。”

    乔以婳笑了笑,伸手找第二助理,兼她的首席司机赵明力要烟,“给我一根,我醒醒神。”

    “不然我们喝酒去庆祝吧。”

    “吃烤串怎么样?”乔以婳说道。

    她想尽量在外面多呆一会儿,不想回去面对方家人。更不想和苏家人打照面,甚至都不想去医院看妈妈。

    “咦,乔总以前不是不爱吃的吗?”徐小美惊讶地问道。

    “现在爱吃,走吧。”乔以婳笑笑,拿着点着的烟,竖在窗口看明明灭灭的火光。

    琉璃般的夜光从外面投进来,映在她黯淡的双瞳里,方才在会议室里的霸气无双现在全化成了无奈和悲凉。

    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人生是悲哀的。她这几年都没给自己买上一套房子,更没想过要另起炉灶。

    现在好了,她只怕短时间里都要以酒店为家。

    “现在房价多少了?”她掸了掸烟灰,随口问道。

    “中心八万多,环线外,三万多。”徐小美轻声问道:“乔总,你真要辞职吗?”

    乔以婳转头看这几个年轻人,若她甩手离开,她们找工作应该不成问题吧?

    “小美,你们不要辞职了。”她沉默了一会儿,扭头看向徐小美,“就留在公司吧,我暂时要休息一段时间。”

    “怎么可能?乔总,我们才不会跟着方悦城卖命。我看到他就来气,这种世纪大渣男……我每次看到他就想打死他。”徐小美忿忿不平地说道:“还有那个方正安,那是什么东西啊?身为堂叔,总想霸占公司!不行,反正你不在,我是不干的。”

    那去别的公司应该行吧?

    乔以婳掐灭烟,勉强笑了笑,“等等再看吧。”

    “你不会被方悦城哄一哄,就回头吧?”徐小美眸子圆瞪,急声问道。

    “我傻啊。”乔以婳摇了摇头,小声问:“几点了?”

    “不知道,我们几个哪敢开机呀?你宣布了那么重磅的消息,他们打不通你的电话,肯定打我们几个的。要我说,车都不能开,找个地方停下,我们打车过去。”赵明力说道。

    乔以婳深以为然。

    徐小美是吃货,城中大大小小的美食点她都清楚,带着一行人直奔目的地,一家叫“辣得叫”的烤串店。

    “要辣,要暴辣,辣得尖叫!”徐小美点了一大堆东西,豪爽地说道:“今天我买单。”

    乔以婳的心情并不好,陪她们扯了几句,借口去买饮料,跑到外面去站着吹冷风。

    这时从路边的一辆黑色奔驰车里下来了一名男子,拿着手机,直接递到她面前。

    “乔小姐,请接电话。”

    不像是苏越的人!

    她犹豫了一下,拿过了手机。

    “哪位?”

    “挺不错。”

    厉瑾之的声音传了过来,半分戏谑,半分沉稳。

    “你想怎么样?”

    乔以婳往前走了几步,她直接把厉瑾之要收购An的消息公布出来,厉瑾之是想找麻烦吗?

    “明天你会来找我的,地址在手机相册里,把这部手机拿好。手机密码,是我那个房间号。”

    厉瑾之把电话挂断了。

    乔以婳扭头一看,给她手机的人已经开车走了。她飞快地打开手机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是城外一栋新建的别墅。乔以婳一个月前从那里经过,觉得那里修得不错,所以特地停下来欣赏过一会儿。

    难道,那是厉瑾之的地方?他准备在东安长住?

    “乔总,可以吃东西了。”徐小美找了出来,看到她握着手机,不免有些紧张,“你开机了?谁找你?”

    “不是,这是我另一部手机。”乔以婳把手机塞进口袋,扭头看了看四周,拉着徐小美进了烤串店。

    街对面的跑车慢慢启动,往夜光深处开。

    司机看了看后视镜,小声问道:“厉先生,你知道她会说的,为什么还要告诉她。”

    厉瑾之的视线一直停在手心的文件上,淡淡地说道:“你不觉得说了会更有意思?”

    猎物明知自己要被撕碎,所以惊慌失措,茫然乱撞……而猎人远远站着,稳稳举枪,就等着最后的时刻,食指抠动扳机……

    砰……

    当那一声响起的时候,才是猎人心情最愉悦的时候。

    厉瑾之在等那一刻。

    “乔以婳很厉害啊,晚上一个人挑三十人。”司机挑挑眉,又说道。

    “再厉害的猫儿也是猫儿。”厉瑾之放下文件,解开两颗衣扣,唇角微微扬起。笑容是一贯的毫无温度。

    “对了,您父亲想让你去见见冯家的小姐,冯怡婷,您现在去见见?”

    “好看吗?”厉瑾之活动了一下手臂,抬腕看表。

    “长得挺漂亮的。”司机眼睛一亮,“是有名的模特,身材好到爆啊,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

    “比乔以婳好看?”厉瑾之又问。

    司机楞了楞,小声说:“各有特色吧,乔小姐……”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厉瑾之的脸色,换了个说法,“乔小姐肯定比她好看。”

    “那还看什么?”厉瑾之合上眼睛,一身淡漠的气场。

    司机悄然缩了缩脖子,专注开车。

    厉瑾之的头慢慢转向车窗那边,过了会儿,眼睛慢慢睁开。窗外华光沉入他瞳底,越发地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

    乔以婳喝了半扎啤酒,用徐小美妈妈的身份证开好房间。入住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

    她一头扎到松软的被子里,双脚乱蹬几下,高跟鞋刷刷两下飞了出去。

    自由这个词,说出来时嘴皮子都不需要碰到,做起来时,却不知从何下手。她今天大话说出去了,要离婚,要辞职,但她明白不会这么容易的。苏家和方家都不会放手。

    她甚至幻想,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时光倒回四年,她在结婚的那一天反悔不嫁了……不、不,倒回八年才对,她不会在那一天看到方悦城,她不会喜欢方悦城,她不会在这漫长的八年里让自己活得像个永不知停歇的傻子。

    突然,她看到了从包里滑出来的两部手机。

    厉瑾之给她的手机是黑色,一如他给人的感觉,身后有一双黑色羽翼,随时会展开,遮去一切光线。

    她想了会儿,抓起手机,直接给他打去了视频电话。

    乔以婳得问问他,凭什么说她明天就要去找他?他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

    响了一会儿,他接听了。但是画面却是对着墙上的一副油画。

    画上是雪原,看不清雪原上那团火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可能是一朵花?一只狐狸?

    “厉瑾之……”她也把手机画面转开,轻喘了一声。

    “嗯。”瓷器轻碰的声音,应该是他在喝茶,或者咖啡?他那样的人似乎不像是爱喝茶的人。

    “你喝的什么?”她直截了当地问道。

    画面里响了一声,乔以婳飞快地转过屏幕 ,里面是一只英式茶杯,茶杯里是清水。

    “你喝多少酒。”厉瑾之还是只有声音传过来。

    乔以婳把手机侧开,不让他看到自己红通通的脸颊。尽管,他已经看到两次了。

    “厉瑾之,你想怎么做?”她又问道。

    “你觉得呢?告诉我,若你是我,你要怎么做。”厉瑾之低笑。

    乔以婳会在天亮之后发起猛攻,让方家人一败涂地。因为仅仅一个晚上,方家是没办法做准备的。

    她没出声,等他说话。

    “需要帮你离婚吗?”厉瑾之问道:“天亮之后,你可把控不住局势了。”

    “不需要。”乔以婳粗声粗气地说道:“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和你没关系。不要装得你与我有多熟一样。”

    “一开始太熟就没意思了。”厉瑾之淡悠悠地说道:“试探和被试探,逃走和追逐,这才有意思。”

    “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追逐。”乔以婳坐起来,有些懊恼地抓头发。

    “我追求你。”

    厉瑾之的语气波澜不惊,哪有半点要追求女人的热度?

    乔以婳冷笑片刻,把手机举到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厉瑾之,我永远不会去找你,哪怕天亮之后全世界的倒霉事都朝我压过来,我也不会去找你。我,乔以婳,从来不依靠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