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想让他坦诚以待

雪珊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掌上娇妻,二婚宠入骨最新章节!

    男子站着没动,也不出声,一副生人勿近的淡漠气势。

    难道……他是安保人员?

    戴工作卡了吗?

    她的视线往他的胸膛上扫了一眼,没发现酒店统一配备的工作卡。

    叮咚……

    电梯到了。

    乔以婳快步冲下电梯,又扭头看了他一眼。他还站着没动。

    咦,是机器人吗?

    乔以婳冷着脸,开门进房。戴好隐形眼镜再出来,电梯已经下去了。

    哦,可能这个人看到她是从哪一层上电梯的吧?她甩了甩头,把脑子里的杂念丢开,直奔对方公司。

    关于新产品合作案已经谈了四个回合,初步意向已经确定,现在只需要修改补充细节部分。

    所以原本不必她亲自跑一趟的,她为了排解心里的苦闷,这才坐到了谈判桌前。因为她,Tu公司的总经理丁远山也只能过来陪着她。

    乔以婳入行晚,但是是出了名的难缠的。在这个圈子里流行一句话,谈判不遇乔以婳,三军冷箭势必亡。她的刀子磨得很快,而且擅长给你挖坑,你想占她的便宜,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她给活埋。

    若非如此,她也无法在一年之内得到夫家公司的认可,直接成为副总经理。至于她那位老公,占着总经理的位置,每天泡妞换嫩模,她是毫无办法。

    谁让她是……私生女呢?

    她十二岁才被接回去,同意外婆回去的唯一原因,就是父亲按时付生活费和外婆和因为车祸成为植物人的妈妈。

    这些年来,她物质上并没有受过亏待,和姐姐、弟弟一样吃好穿好,缺的就是尊重,还有现金。没有人主动给她钱用,想用钱,只能伸手找父亲要。试想,谁愿意尊重一个小三的女儿啊?她有时候也恨母亲,为什么要生下她。恨完了,又不得不顾母亲的生死。毕竟她是个好妈妈,也是为了救一个小朋友才被撞伤的。

    “乔总,关于细节,我们这边已经按照贵公司的要求,进行了详细修改,您看还有什么问题?”

    总经理手指在桌上轻敲,提醒正在分神的乔以婳。

    乔以婳抬头看了他一眼,头一回在谈判桌上流露出茫然的神情。阳光从窗口透进来,落进她略有些泛红的双瞳里,长睫轻颤间,芳华流光泛动。

    方悦城第一眼看到她时说过,她的眼睛美到让男人愿意一生溺于其中。

    那么,方悦城不是男人吧?

    他不是!

    “乔总,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丁远山关切地问道。

    乔以婳定了定神,抿唇起身,“是有些不舒服,我拿回去看,明天给你答复。丁总,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一起吃午饭?”丁远山赶紧起身,主动邀请她。

    “不用了,我回去睡会儿。”乔以婳向他伸出手,露出一个笑容,“耽误你半天时间,明天我会补上。”

    “没关系、没关系,明天见。”丁远山送她到电梯前,亲自替她打开电梯门,挡着门,护着她进去,彬彬有礼,十足绅士。

    电梯门关上,乔以婳舒了口气,抬腕看表。电梯门外传来了说话声,提醒她进去后还没有按楼层。她往前一步,正想按往下的楼层时,指尖突然又收了回来,人贴近门站着,凝神听外面说话。

    “这女人冷冰冰的,又高傲又冷漠,太不好亲近了吧?”

    “我觉得她像个机器人,对了,她为什么姓乔?我怎么听说她父亲姓苏。”

    “她跟她母亲姓,她母亲乔思琴当年是有名的交际花,她长到十二岁,她父亲才知道她的存在。她们家老爷子发话,把她接了回去。后来为了巩固和方家的关系,让她联姻嫁了过去。行了,白耽误了一上午时间,烦死人。”

    “交际花?做了亲子鉴定的吧?”

    叮咚……电梯门又打开了,外面的人看进来,乔以婳也在看他们。场面极度尴尬。

    “乔总……”丁远山先反应过来,赶紧挤出笑容向她打招呼,“是忘了东西吗?”

    乔以婳垂下眸子,把文件递给他,轻言细语地说道:“第一页第十行有个单词拼错了,第二页上的第七条,第九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措辞描述不精准,容易引发歧义。第三页第六行第九行,还是有一个单词拼错了。丁总,这是合同,一个字母都不能错。”

    丁远山的笑容凝固在唇角,好半天才咧咧嘴,“我马上让她们重做。”

    “辛苦。”乔以婳终于抬起了眸子看向他。

    “不辛苦。”丁远山继续咧嘴。

    乔以婳清冷的眸子扫过他身后的人,关门走人。

    她进会议室第一件事就是扫了一遍合同,哪里有错她一目了然。之所以愿意坐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想消磨时间。

    从Tu公司出来,乔以婳的心里越发地堵得慌。这种被人扒了皮的感觉,伴随了她整整二十四年了,一天都不曾放过她。

    海城没海,有一条江,从城市中心横穿而过,四座拉索大桥架于河上。

    乔以婳在路边站定,转头看向长河。若从这里一跃而下,人生苦难就能结束了吧?就是这么死挺难看的,还得上各种媒体,还会被泡成一块膨胀的发糕……

    嗯,不能那样死!

    她拧拧眉,脑子里窜过了那天的男人……若是死在那种事上,算不算登上极乐世界?

    嗯,也不行,那样灵魂飘在半空中时都会脸红。

    啊,死也这么难!包里的手机叮叮响个不停,她从一堆文件里摸到手机,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几秒,沉着脸,按了接听键。

    “喂,乔以婳,你以为占着位置他就会爱你了吗?”

    手机里传出了哭声,这是方悦城的“小心肝”。之前这位傻大姐就用这号码给她发过照片和对话截图。

    “他不要你了?”乔以婳往路边一坐,拿出打火机点烟。

    她十二岁抽了第一根烟,被呛得怀疑人生。后来但凡有心事时,就会点着一根,不吸,就这么看。

    所有的怨念都在这白烟里,随风往上。她打小就觉得乌云就是怨念凝结而成的,她要多制造几朵乌云,与冷风暴相撞时,化成闪电巨雷,打死这些傻大姐们。

    “一定是你……555……”

    “喂,小心肝。”她打断了对方。

    “什么?”哭声微顿。

    “我哪年哪月生下的你?”她扬唇,温柔地问道。

    “你什么意思!”对方哭声又起。

    “若你不是我生的,他不要你了,你对我哭有什么用,我又不会替你去出头。自己加油。”

    她把电话挂断了,尝试着把烟往唇边送,手指微微发抖。眯着的眸子低垂,长睫投下两扇暗影,心事全藏进去了。

    “你有毛病啊?”小心肝的短信飞快地抵达。

    她删除,拉黑。

    像这种低智商,只能靠男人的傻大姐,她都懒得搭理……这念头闪过,她想到了母亲。

    靠男人挣了十三年的光鲜生活,再把余生的苦都压到了女儿身上。躺着不能动的她,有没有后悔过?

    呵,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想必她也不会后悔。反正她又不辛苦。

    乔以婳用力吸了口烟,再度被呛得心肝肺皱成一团。

    烟这种东西,就是用来自虐的。

    “叭叭……”有辆车缓缓停到她的面前,冲她摁喇叭。

    她抬头看,只见方悦城坐在车里,黑着一张脸瞪她。

    她冷笑,站起来就走。

    “乔以婳,你以为自己冰清玉洁,你干的好事!”方悦城跳下车,抓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大桥栏杆上推。

    乔以婳的背被撞得咚地一声响,咯得骨头都要断了。

    “方悦城……”她怒气冲冲的声音被方悦城举到眼前的手机给打断了。

    屏幕上的画面,让她脸红心跳,又惊慌失措。

    大床上,男人正俯在女子身上奋力动作。宽厚的背上汗水滚动,窄而有力的腰有节奏地运动撞击,腰以下有白色被单,随着动作,不时露出半截结实的臀……

    而他身下的女人,脸打了马赛克,男子的手臂虽然挡住了她身上大部分风光,但还是能看到泛着蔷薇红的胸上一点朱砂痣!

    她的脸飞快地涨红,用力推开他的手,拔腿就走。

    “你别不承认,这就是你!这颗痣……”方悦城追过来,又抓住了她。

    “有痣就是我吗?你怎么知道我有痣。方先生,我们结婚四年了,好像从来没有坦诚相待过吧。怎么,你悄悄进过我房间,你偷看过我洗澡?你不是说我是最脏的细菌吗?你偷看细菌,那你是毒瘤喽?”乔以婳又甩开了他,继续往前走。

    “乔以婳,他是谁?”方悦城又抓住了她,铁青着脸质问道。

    乔以婳闭上眼睛,深深吸气,沉默了半晌,扭头看向他,“排名第一的牛郎,五万一晚上,你去查。”

    “你……你……”方悦城挥起巴掌,重重地甩到乔以婳的脸上。

    乔以婳双唇颤抖着,哽咽着说道:“你知道吗,原来男人和女人的第一回,很疼的。”

    方悦城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慢慢放下手,眸子越来越红。

    “离婚。”乔以婳抹了把眼睛,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