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别给男人下跪

雪珊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掌上娇妻,二婚宠入骨最新章节!

    痛!

    乔以婳觉得自己要死了!连胳膊上都烙着吻过的痕迹!

    方悦城会让他那些女人这样痛吗?

    她翻了个身,看向身边已经空掉的枕头。枕头上留着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一串号码。

    乔以婳使劲回忆了一下那个人的脸,却怎么都忆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他应该很高大,四肢匀称修长,有腹硬。她昨晚摸过,很强实强硬。

    还有……她昨晚抓过他那儿了……她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这件事,她用两只手去抓的!还说了些自己平常根本不敢说的夸张的笑话。

    乔以婳的脸烧得厉害,匆匆把纸条撕碎。

    昨晚要不是被照片刺激得失去了理智,她不会这样放纵的。她看到照片的时候真的感觉到了一种绝望的悲凉感,非常痛苦。

    可是,这不是她随便抓个男人的理由啊!万一这个人有病呢,万一他很丑,还拍了她的照片之后敲诈她呢?

    该死的!

    她小声骂了几句,匆匆穿好衣服,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她的视线落到床单上那团艳褐的血迹上……

    是谁,在昨晚和她共享了悲痛与快乐?

    她总嫌弃那些随便的男女,觉得和动物没区别。

    可是,她现在和他们一样了。

    她很羞耻,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不后悔。

    方悦城在家,站在餐厅门口,鼓着眼睛瞪她。

    “去哪儿了,晚上怎么没回来?”他冷笑着问道。

    乔以婳没理他。

    “别总是加班,公司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该让那些人去做。”婆婆看了她一眼,小声说道:“给你买了套化妆品,你用用看。”

    婆婆对她还不错,当然,这是基于她能给方家带来利益的基础之上。对她的好也局限于给她买点东西。

    乔以婳小声道谢,快步上楼。

    方悦城也跟上来了,抓起放在枕上的离婚协议用力往她面前甩。

    “你疯了吧,拿这个破东西来吓我啊?”

    乔以婳捡起落了一地的纸,捋平了,放回枕上,拉出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

    “乔以婳,你别得寸进尺!”方悦城黑着脸过来,一脚踹开了行李箱。

    乔以婳的手也被他踢到了,手背顿时青紫一片。

    她捂着手背,沉默地蹲着不动。

    方悦城的呼吸急了急,在房间里绕了两个圈,放缓了语气,“我和她分手了。”

    “再换一个,不然我帮你介绍,我的新秘书不错,腰细胸大身材好,还会撒娇。”乔以婳笑了笑,把行李箱拖过来,继续往里面放东西。

    “你够了。”方悦城按住她,咬牙切齿地说道:“现在正在准备新产品上市,你别给我找麻烦。”

    乔以婳看着他,眼底全是悲凉和嘲讽。

    方悦城和她对视了片刻,眼神有些松动,过了会儿,慢慢松开了她。

    “我出差,去海城谈新合作。”她淡然说道:“协议你签了吧,我们不公开。”

    “我不签。”方悦城暴躁地说道。

    “你开心就好。”乔以婳收好东西,拖着箱子就走。

    四个小时后,乔以婳出现在了海城。

    出差是临时起意,她实在不想看到方悦城,更不想听到他和那些女人的绯闻烂事。

    “乔总,这边请。”景泰市方面的负责人亲自到机场接她,送她到博晶酒店。

    怎么又是博晶,博晶的老板开了多少酒店?

    她拧拧眉。

    “请进。”负责人拿了房卡,拎着她的行李箱,送她上电梯,彬彬有礼地说道:“晚餐时我来接您。”

    “晚餐我约了朋友,不必麻烦您了。明天见。”她接过行李箱,客套并且疏离地请负责人出电梯。

    她性格清冷,在圈子里是出名的,所以负责人也没多说,告辞走人。

    她的房间在顶楼,套房。

    房间有圆弧形的落地玻璃大墙,开门出去是屋顶游泳池。她换了泳衣,像美人鱼一般跃入水中,一口气游了好几个来回,累到筋疲力尽了,趴在泳池前看这个陌生的城市。

    她的手背还肿着,方悦城早上踢的。

    这些年方悦城在她的心脏上已经捅出了千八百个窟窿,这点青紫真不算事。

    手机铃声响了,她游过去,拿起放在池沿上的手机,也没看号码,直接说道:“您好,我是乔以婳。”

    “乔以婳……”手机里传来了一把低醇的声音。

    乔以婳楞了几秒,猛地钻出水面。

    这是昨晚那个男人!

    “你是谁?”她警惕地问道。

    “和你出轨的人。”

    男子的声音低醇里浸着戏谑的味道,就像深冬夜里的一盏酒,让乔以婳热血翻滚。

    “你想干吗?”她眯了眯眼睛,反而镇定下来。

    这人应该和博晶酒店有关系,不然不会这么巧地掌控住她的行踪。不过,博晶酒店的老板她略知一二,从身材上来说,老板非常瘦,肯定不符合。

    “正好知道这里有上好的牛肉,想请你吃。”

    男人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请她吃什么,吃牛肉?乔以婳看着手机,有些莫名其妙。

    不敲诈不勒索,不约下一炮?

    还有,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号码的?难道趁她睡着了,拿着她的手指开了锁打给他?她的手机里还有很多别的秘密,他也看到了?

    不行,她还是得解决这件事。

    虽然乔以婳并不为昨晚的事后悔,但也不想发生第二次。她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和精力拿去给不相干的男人快活。

    更重要的事是,一旦这事爆出去,对她并不利。

    “见见吧。”她发了个消息给那人。

    “改天。”那人回消息。

    呵,呵呵……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了不起!

    “拍我照片了?”她又发了条消息。

    “你猜 。”对方又回。

    呵,呵呵……他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去死!”她重重地摁出两个字。

    那边没回她。

    乔以婳抚额,太阳穴隐隐作疼。一半因为生气,一半因为没休息好。

    怔了一会儿,她匆匆找出一个号码,把刚刚这男子的号码发过去给对方,“查查这个号码的主人,马上。”

    叮咚……

    门铃响了,她闷闷地过去开门。

    是服务生送来了晚餐,牛排!

    “酒店赠送,请慢慢享用。”服务生彬彬有礼地向她鞠躬,退出了房间。

    乔以婳想了想,拿起刀叉开始切牛排。

    她喜欢吃牛排,一大块一大块的切开,一块一块地送进胃里。这样她就能和牛一样有力气,有忍耐力,有毅力,足能让她抵抗世间一切不公平和冷漠无情。

    入夜,灯火依次亮起。

    乔以婳端着一杯红酒,靠在玻璃窗上,用手机算自己这些年来的投资收入。她去年才正式升职做到经理,这一年收入原本是不错的,带着母亲出国治疗完全没问题。

    亏就亏在上半年一次错误投资。乔以婳当时缺乏经验,被人给坑了。

    叮……

    她的手机响了,对方回复了她先前查的人的身份信息。

    上面只有四个字:S级保密。

    那么,对方位高权重?

    也不像呢。乔以婳也算见识的人多,那人给她的感觉应当不是官场中的人。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受到S级保密的待遇。

    对方知她是谁,而她不知对方是何等人物,这种不对等的感觉有点像猫鼠游戏,让你抓狂,又无可奈何。

    若她去调取昨日酒店的监控呢?应该也没用,对方既然是保密人物,又和博晶有关系,她是不会有收获的。

    一夜难眠。

    乔以婳的心事太多,梦里面仿佛又和S保密人物同床共枕了,朦胧中,她还看到了他的脸。那是一张融和了所以当红男星优点的脸。

    乔以婳,她也有自己喜欢的明星啊,也曾经心怀少女心事,看方悦城时,心里的小鹿也会砰砰乱撞。

    如今这一切都淡去了,唯留乔以婳把自己铸成钢筋水泥的身躯,独自抵抗全世界的雨侵袭。

    没什么大不了,真的。

    电梯里的镜子映着她的脸,脂粉也没能盖住她黯淡的脸色和黑眼圈。婚姻不幸,让乔以婳真心笑不出来。

    电梯里有个男子,靠着右侧站着。身材高大挺拔,目测一米八以上。穿着合体的暗蓝色手工定制西装,衬衣和腕表都是黑色的。

    他的脸……乔以婳猛地拍了一下额头,她忘了戴隐形眼镜了,根本看不清人脸!

    近视这种事,没有多少度之分,只有戴上眼镜能看清,取下眼镜变瞎子的区别。尤其是她这种550度的近视。

    她往前跨了一步,弯下腰,凑到电梯水晶面板上去找楼层数字。脸都快凑到水晶面板上了,数字还没看清。这时一只干净修长的手伸过来,轻轻地落在一只键上。

    数字亮了,37楼,她住的楼层。

    他也住那里?

    她扭头看向他,眉头微锁,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

    顶楼只有一套套房,她住着。那么,他去干什么?难道是酒店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