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结局一,设局

雪珊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掌上娇妻,二婚宠入骨最新章节!

    厉瑾之的视线一直停在手心的文件上,淡淡地说道:“你不觉得说了会更有意思?”

    猎物明知自己要被撕碎,所以惊慌失措,茫然乱撞……而猎人远远站着,稳稳举枪,就等着最后的时刻,食指抠动扳机……

    砰……

    当那一声响起的时候,才是猎人心情最愉悦的时候。

    厉瑾之在等那一刻。

    “乔以婳很厉害啊,晚上一个人挑三十人。”司机挑挑眉,又说道。

    “再厉害的猫儿也是猫儿。”厉瑾之放下文件,解开两颗衣扣,唇角微微扬起。笑容是一贯的毫无温度。

    “对了,您父亲想让你去见见冯家的小姐,冯怡婷,您现在去见见?”

    “好看吗?”厉瑾之活动了一下手臂,抬腕看表。

    “长得挺漂亮的。”司机眼睛一亮,“是有名的模特,身材好到爆啊,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

    “比乔以婳好看?”厉瑾之又问。

    司机楞了楞,小声说:“各有特色吧,乔小姐……”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厉瑾之的脸色,换了个说法,“乔小姐肯定比她好看。”

    “那还看什么?”厉瑾之合上眼睛,一身淡漠的气场。

    司机悄然缩了缩脖子,专注开车。

    厉瑾之的头慢慢转向车窗那边,过了会儿,眼睛慢慢睁开。窗外华光沉入他瞳底,越发地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

    乔以婳喝了半扎啤酒,用徐小美妈妈的身份证开好房间。入住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

    她一头扎到松软的被子里,双脚乱蹬几下,高跟鞋刷刷两下飞了出去。

    自由这个词,说出来时嘴皮子都不需要碰到,做起来时,却不知从何下手。她今天大话说出去了,要离婚,要辞职,但她明白不会这么容易的。苏家和方家都不会放手。

    她甚至幻想,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时光倒回四年,她在结婚的那一天反悔不嫁了……不、不,倒回八年才对,她不会在那一天看到方悦城,她不会喜欢方悦城,她不会在这漫长的八年里让自己活得像个永不知停歇的傻子。

    突然,她看到了从包里滑出来的两部手机。

    厉瑾之给她的手机是黑色,一如他给人的感觉,身后有一双黑色羽翼,随时会展开,遮去一切光线。

    她想了会儿,抓起手机,直接给他打去了视频电话。

    乔以婳得问问他,凭什么说她明天就要去找他?他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

    响了一会儿,他接听了。但是画面却是对着墙上的一副油画。

    画上是雪原,看不清雪原上那团火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可能是一朵花?一只狐狸?

    “厉瑾之……”她也把手机画面转开,轻喘了一声。

    “嗯。”瓷器轻碰的声音,应该是他在喝茶,或者咖啡?他那样的人似乎不像是爱喝茶的人。

    “你喝的什么?”她直截了当地问道。

    画面里响了一声,乔以婳飞快地转过屏幕 ,里面是一只英式茶杯,茶杯里是清水。

    “你喝多少酒。”厉瑾之还是只有声音传过来。

    乔以婳把手机侧开,不让他看到自己红通通的脸颊。尽管,他已经看到两次了。

    “厉瑾之,你想怎么做?”她又问道。

    “你觉得呢?告诉我,若你是我,你要怎么做。”厉瑾之低笑。

    乔以婳会在天亮之后发起猛攻,让方家人一败涂地。因为仅仅一个晚上,方家是没办法做准备的。

    她没出声,等他说话。

    “需要帮你离婚吗?”厉瑾之问道:“天亮之后,你可把控不住局势了。”

    “不需要。”乔以婳粗声粗气地说道:“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和你没关系。不要装得你与我有多熟一样。”

    “一开始太熟就没意思了。”厉瑾之淡悠悠地说道:“试探和被试探,逃走和追逐,这才有意思。”

    “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追逐。”乔以婳坐起来,有些懊恼地抓头发。

    “我追求你。”

    厉瑾之的语气波澜不惊,哪有半点要追求女人的热度?

    乔以婳冷笑片刻,把手机举到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厉瑾之,我永远不会去找你,哪怕天亮之后全世界的倒霉事都朝我压过来,我也不会去找你。我,乔以婳,从来不依靠任何人。”

    视频那头没有给乔以婳任何回应,连呼吸声、瓷器碰撞声都没有。

    今夜之战只是开篇,她太清楚明天天明之后等着她的是什么了。诋毁算是轻的,重的可能还有苏越的巴掌……她这位高高在上的父亲,是她这辈子心里迈不过去的槛。

    小时候明明也给过她父爱的!

    可妈妈为什么偏偏要倒下?

    夜深了。

    她突然想妈妈了。

    虽然嘴上说得特别硬气,谁都能舍弃,但是这些年来她能说心事的人还是只有妈妈。妈妈就那么躺着不动,乔以婳就在她耳边絮絮叨叨。从第一次看到方悦城起,然后结婚,然后被漠视难受……

    这些事,她都和妈妈说过。

    可能妈妈根本听不见吧,但乔以婳又能去哪里说呢?就像此刻,乔以婳真想有家人陪她,帮她,支持她……

    可惜,她没有。

    私生女的身份,让她在苏家活得像一根杂草,无人搭理。就连她结婚那天,哥哥姐姐,还有妹妹都没有去道贺,连像样的贺礼也没有送。那天新婚,方悦城喝得酩酊大醉,嘟囔着她听不懂的话,也没有赞美一身婚纱的她。

    但是,杂草这种生物,天生就是丢在哪里就能在哪里长得好的类型。乔以婳这根杂草,离开方家和苏家,依然可以长得朝气蓬勃的。

    ——

    第二天。

    乔以婳睡到大中午才起来,连服务生都没来打扰过她。这种出奇的安静反而让乔以婳有些沉不住气了。

    按约定,徐小美她们应该过来商量下一步的事,怎么都没来呢?

    她想了想,打开了手机。

    手机被各种消息塞得快爆炸了,她匆匆看了一遍,没有徐小美几人发过来的。

    这就奇怪了!

    她赶紧打给徐小美,但是却没人接。打给另外四个,同样如此。

    出事了!乔以婳的心猛地一沉,继续打徐小美的电话。这回终于有人接了,但是,是警察。

    “他们酒驾,飙车……”

    可是昨晚大家分明都叫了代驾呀!

    乔以婳知道情况不妙,这应该是苏越的手段。苏越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是会让她身边的人不好过。这就是不听调摆的下场。

    “爸。”她打通了苏越的手机,轻轻叫了一声。

    “任性完了就过来,我和悦城在长安楼吃饭。”苏越的语气听上去还算平静。

    “把小美她们放了。”她小声说道。

    “你不是要和悦城离婚吗?你过来,坐下来谈。”苏越把手机挂断了。

    这么说,他不阻止?

    乔以婳心里头那丁点儿幻想的小苗又开始往上面窜了,她匆匆收拾了一下,赶去长安楼见苏越。

    方悦城在看到她的时候,主动站了起来,给她拖开椅子。

    乔以婳看了看他,先向苏越打招呼。

    苏越突然站起来,啪地一个耳光甩了过来。

    乔以婳动作更快,一把架住了他的胳膊,往后推了一把,把他推回椅子上。

    父女两个对视片刻,怒火渐燃。

    餐厅里还有很多人,大家错愕地看着这一幕,还有人拿手机出来拍照。

    “任性妄为的东西,没有苏家,没有方家,你一无是处,你能算什么东西?”苏越回过神来,指着她,怒气冲冲地骂道:“马上回去向你公婆赔礼道歉,回公司上班去。”

    乔以婳蓦地笑了笑,转身就走。

    “以婳。”方悦城拧拧眉,大步追了过来,“我不知道他会想打你……”

    “放手。”乔以婳垂着眸子,小声说道:“像个男人一样,放手。”

    方悦城的手指反而抓得更紧了,低低地说道:“我们重头再来,真的。我向你认错。”

    “为了公司?”乔以婳抬头看他,双眼红通通的,嘴角却扬了起来,“我再和你说一遍,我和厉瑾之上过床了。你还要不要和我重头来?”

    “乔以婳!”方悦城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你真好笑。你要和我重头来,可以,你和多少女人有过那种事,我就去和多少男人进行一遍。你接受这个条件,再来和我谈。至于坐在那边那位……”乔以婳转身看向苏越,一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是谁?”

    苏越又冒火了,咬咬牙,铁青着脸转开头,不理会乔以婳的挑衅。

    “没有苏家,也没有方家,我就是乔以婳。谁以后再想打我耳光,我就一盆开水浇过去,管你是谁。”乔以婳推开方悦城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厉瑾之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他昨晚就知道了苏越要用的手段,就等着她去求援。

    但是乔以婳偏不,她有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厉瑾之不是说过吗,越追逐越有趣,她要让厉瑾之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