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现世】第七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大概是花眠的目光太过于灼热,正与剧组临时演员对话的玄极似乎有所感应般抬起头——目光不期然相遇,男人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小凳子上,长发姑娘正呆呆地坐在那里,腿蜷缩起来,扬着小脑袋呆呆地看着自己。

    手里还握着那个可以召唤衙役的神秘玄铁令。

    男人停顿了下,然后在她震惊又警惕的目光中,他居然只是犹如看见普通陌生人般冷漠地将脸拧开:就好像他们从未见面,也从未发生过任何的交流,一切都只是她在做梦。

    花眠:“?”

    随后,不等那个路人甲临时演员做出回答,玄极便转身走开了,他背影挺拔,高大英俊——明明是古装剧拍摄的现场,到处都是穿古装戏服的人,但是他走过的地方还是有很多人拧头看他,窃窃私语猜测他的身份……

    “帅”“小鲜肉”“哪个剧组的”作为关键词频频传入耳中。

    花眠:“……”

    他走了?

    居然!就这么,走了?

    对方没有冲上来问她剑鞘的事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底居然有一丝丝小小的有些不适应和困惑……

    难道剑鞘找到了吗?

    嗯,这样也好,她可以洗脱罪名了。

    毕竟老被一个这么耀眼的人跟着对她来说也是一件相当困扰的事。

    抬起手茫然地抓抓头,强行忽略掉心中那种奇怪的矛盾……这时候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花眠转过头,就看见苏晏端着两个盒饭远远走过来。

    “你在看什么?”苏晏好奇地问。

    “……没什么。”

    花眠小声道谢后接过盒饭,放在膝盖上,正想将饭盒上捆绑的橡皮筋拽掉,这个时候,她脑海中突然莫名其妙地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

    【我在这等你,等了一个晚上。】

    【鄙人初来乍到,已经一天不曾休息……】

    呃,等等,他真的找到剑鞘了吗?

    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找到了的话,冤枉了她这么多回,找到了的话难道不应该跟她道歉?

    无视是什么鬼……

    嗯,对啊,该道歉的!

    这个人,有没有礼貌!

    扯着橡皮筋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花眠捧着盒饭站了起来……苏晏抬起头一脸莫名地看着她:“你又怎么了?”

    “我、突、突然想起还有一些事,我回道具车上吃。”

    “什么事不能吃完饭再说?”

    “不行,很急。”

    花眠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就转身,朝着刚才男人离开的方向一路小跑追去。

    ……

    在追着玄极而去的路上其实花眠也有些茫然,只是身体不自觉地就这么动了起来——一路直到别的剧组的拍摄场地附近才停了下来,花眠气喘吁吁,抬起头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垂下眼看了眼捧在手里的盒饭……

    好像,追丢了?

    “……”

    心中小小莫名懊恼,花眠长叹一口气,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这是在做什么啊……垂下脑袋捧着盒饭转身,正准备老老实实滚回道具车里吃她的饭,然而就在转身的一瞬间,身后回去的路被一宽阔的胸膛挡住,她愣了愣,抬起头,看到一弧线完美的下颚。

    “找我?”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比起疑问句,更像是陈述句。

    是他。

    面对这张冰块脸,花眠茫然地张了张嘴,手里捏着盒饭的手悄悄收紧,盒饭盖被她捏的有些变形:“不是……是……啊,那个——”

    玄极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你,你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吗?”

    “……”

    “……”

    “尚未。”

    言简意赅的回答。

    “……”

    还没有啊?

    嗯,居然还没找到,那为什么看见我转身就走来着?

    贝齿咬住下唇,到了嘴边的话却问不出来,花眠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人家都不找她了,她还自己送上门来是要做什么?

    两人相顾沉默,花眠低着头盯着手里的盒饭,唇瓣动了动却还是整个人鸦雀无声的……直到周围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她这才听见头顶上传来男人冷漠的声音:“我不再与姑娘纠缠,是因为今早询问过后,我猜想或许姑娘真的不知道无归剑鞘的下落。”

    花眠一愣,猛地抬起头。

    “姑娘眼神纯粹天真,非恶徒歹人能够拥有,眼睛不会骗人。”男人淡淡道,“虽然你身上确实拥有无归剑鞘气息,无归剑也确实有共鸣征兆——”

    男人手抬了起来,似乎有一刻想要展示“无归剑共鸣”到底是什么样,然而随后想起剑已经被扣押在”衙门”,初来此地乍到,他不想惹是生非,索性将无归剑交于他们暂且保管……毕竟那剑虽珍贵,却也非一般等闲小贼可偷窃驾驭。

    手再次垂落。

    这时候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脸通红。

    玄极:“?”

    花眠:“……”

    说什么“眼神纯粹天真”的……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花眠捏着盒饭的手再收紧,面露绯红,头低得下巴都快贴到胸口了:“那,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是是是很重要的道具吗?如果真的很着急,其其其其其实我我我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道具制作师傅……我认识很厉害的师傅,什么都能做!”

    玄极沉默了下,无归剑乃上古邪神留下神器,与其同一母铁铸造的其剑鞘自然也非凡物,狐族天生精明狡诈,又岂会是一般的铸剑铁匠随便打造一剑鞘就能糊弄过去的……

    “姑娘身上剑鞘气息浓郁,哪怕没有匿藏剑鞘,短期内怕也是与剑鞘接触过,”玄极道,“在下想,暂且先在此地落脚,以姑娘为线索在周边再尝试寻找一番……至于寻常铁匠,暂且不用。”

    花眠已经懒得再纠正他这些个神叨叨的说辞了,一破剧组道具能有什么气息浓郁——没干的上色涂料味儿么?说起来她天天猫在道具车里,身上有这种味道倒是不奇怪啦……

    “那你……我刚才听见你在找住的地方。”

    “是。”

    “剧组不给安排住的地方吗?”

    “‘巨祖’是什么,此地人族领袖?”

    “……”

    花眠有点头疼,张开口正想回答,这时候突然听见空气中传来诡异“咕咕”叫的声音,她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英俊男人……片刻诡异的死寂,目光闪烁了下,小脸迅速地后缩,藏到了围巾后面。

    用夸大的围巾遮挡住了她勾起的唇角。

    只是那双黑色的瞳眸因为笑意微微弯了起来——

    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怪人,好像没那么可怕了。

    “那,这、这个给你,”花眠将手中的盒饭用双手递出去,“…………你们剧组怎么连饭都不包的啊。”

    玄极沉默的看着面前递来用奇怪容器装着的食物,确实,自打来到现世,他滴水未进,身为人族虽武功高强比寻常人扛饿,但是……人是铁,饭是钢,他也不是什么靠露水仙气就能撑下去的仙族。

    看了眼面前满脸羞涩的小姑娘,男人犹豫了下,接过那食物:“谢过姑娘。”

    ………………若是被他那些随从看见,因过于谨慎警惕,从来不碰任何他人手中递来食物酒水的族长大人就这么轻易接受了这陌生小姑娘的“嗟来之食”,怕是要下巴砸到地上的。

    花眠看着男人接过食物,手在空中小小地空抓了下,然后放回胸前,两只手的手指纠缠在一起,指尖对指尖点了点,然后交缠拧成麻花。

    “那、那个,我还有一个问题。”

    “……”

    “刚才见着我,怎么拧头就走?”

    ……啊。

    这个问题。

    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玄极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面色淡如水:“几次见面,姑娘面露慌张,玄极一介武夫难免鲁莽冲撞,怕再惹姑娘受惊,故干脆暂避而不见。”

    花眠:“……”

    他怕自己吓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