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现世】第二十九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周围很静。

    只有寒风吹过树梢发出的沙沙声音。

    过了一会儿, 等两人不再为那到底是萨摩耶还是狐狸争论,整个人安静下来,花眠这才反应过来此时此刻两人的姿势好像有点不太妥当——

    她的双手拽着玄极的袖子, 前身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抬起头争论的时候下巴还能碰到他身上羽绒服的拉链, 冰冷的, 坚硬的;

    他的手扣在她的脑袋上,修长的指尖插.入她的长发, 先前她惊慌失措得像是炸了毛的猫似的时候,他的指尖轻轻蹭过她的头皮, 留下一道温热又麻酥的触感……

    这会儿谁都没说话。

    花眠牵了玄极的衣袖, 小小后退一步, 抬起头看着男人的下巴, 有些尴尬地问:“那狐狸, 不追了吗?”

    玄极闻言,也是颇为无奈:“两条腿追那畜生东西追了一晚上也没追到, 这会儿怕是早就脚底抹油跑得没影了……刚才那狐狸不是别人,怕是狐族二皇子濯月,我看见它的时候正在你房前探头探脑的, 大概也是寻着无归剑剑鞘气息而来。”

    花眠一听, 握草这还得了,在一个黄花大闺女的房门前探头探脑, 这不是斯托卡(*变态跟踪狂)是什么, 哪怕种族不是人类也不行!

    “那你刚才怎么不接着追它, 就这么放虎归山了!”花眠着急地问。

    听了这埋怨,好像反而变陈了他的错……玄极苦笑,低下头看了眼被抱怨的时候还是被死死捏住的衣袖:“你拽着我,我怎么走?”

    花眠:“……”

    花眠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一看,顿时整个人窘迫得快要背过气去,猛地松开了他的衣袖双手背到背后去——看上去如果不是做不到,她大概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砍了去。

    玄极垂眼看了眼面前那人的脸,晚上她都不戴口罩,一张脸在月光下像是白玉石似的细腻白皙……这会儿因为窘迫紧绷着,眼看着似乎又是想道歉的模样。

    玄极觉得整天老看她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也有些莫名闷饭,特别是在他面前还这样……于是在她开口之前率先打断她:“跑了便跑了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归是围着你打转的,早晚又该回来。”

    他说得非常认真,语气还是一副要宽慰人的模样。

    只是花眠听在耳朵里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什么“总归是围着我打转的”?!

    你踏马说啥?!

    花眠郁闷得快死去,而玄极见她还是一脸纠结,也跟着皱眉——

    这胆小鬼怎么还不放下心来?

    他不是都安慰她了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一时半会没人说话。

    “回、回去吧。”花眠提议。

    玄极“嗯”了一声,没反对。

    反正这会儿狐狸都跑得没影了,天色也晚了,他追着那狐狸也不是一天两天,反倒不着急。眼下见花眠准备回房休息,玄极索性也抬脚跟着她往回走——两人肩并肩,谁也没再提方才瞬间有些过度贴近的事,就像是约好了一般,心照不宣地闭上嘴,绝口不谈。

    电梯修好了,免去了大半夜爬楼梯的痛苦……只是经过了上次的事故后,花眠对电梯这玩意还有些不太感冒,这两天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能不坐电梯就不坐电梯,乖乖靠两条腿往上爬楼梯——今天一脚踏进电梯是她这么多天以来最毫不犹豫的一次,至于原因……

    她抬头看了眼身边的玄极。

    “你刚才说,狐族的人也跑到这边来了。”花眠跟他搭话,“还是个皇子。”

    “青玄手下的探子来报,早在无归剑鞘消失当日没过多久,狐族二皇子濯月便也跟着神秘消失……我们猜想要么是他亲自带着剑鞘来到现世,要么也是跟随着剑鞘追赶而来,”玄极淡淡道,“从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来看,大约是后者:狐族也在寻找无归剑鞘。”

    花眠摸了摸鼻尖,想起了玄极之前提到过说有狐狸在她的房门前探头探脑这件事……虽然玄极说过剑鞘丢失尚未有多久,但是平行时空这种东西的时间差还真不好说——古代神话里还有“天上一天凡间三年”的说法,谁知道那个诸夏大陆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如果她真的就是剑鞘'……

    那说明那个什么狐族的二皇子也跟她同时来到这边呆了二十多年,哪怕不是这边的土著大概也已经混得风生水起——这样的人,对于怎么隐藏于人群中,如何生存下去,或者是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收集关于剑鞘的信息这些事情,怕是非常擅长。

    然后现在有个对这些事通通不擅长的玄极在他屁股后面追赶他,想把他揪出来……

    “……”

    花眠看了眼玄极,心想这难道不是比登天还难——

    不过……

    还好你有狗屎运,如果我真和那剑鞘有点儿什么关联的话,那你也算是精准空降,落地第一秒就把无归剑架在了本剑鞘的脖子上。

    不过因此也算得罪了本剑鞘,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跟你回去一统大业的!

    花眠脑洞越开越大,突然也发现其实自己心态比较乐观,从第一天开始怀疑自己与剑鞘有关吓得屁滚尿流,现在她已经可以默默地拿这件事开开玩笑自娱自乐一下——

    眼下,花眠抬起手摸摸脸,对着电梯的反光左看看右看看照了照镜子:长得也不太像剑鞘,物似人形,剑鞘变成人应该是鞋拔子长脸才对?

    可是她眼睛嘴巴外加大脸都是圆的,丝毫不见剑鞘风采——

    各种防卫系统里,最多算个圆盾?

    可是她自小贪生怕死还怕痛,要说她是个出什么事必须从在前面挡刀挡枪的盾………………………………算了算了,要是玄极的剑鞘真是她,遇见个有事儿往主子身后躲的剑鞘,那他未免也太可怜了。

    玄极低头看她的小动作不断:“怎么了?”

    “没什么。”花眠尴尬地放下手。

    这边花眠乐观地东向西想,是因为她并不知道,玄极平静的描述中已经略去了很多事实——

    比如之前一直规规矩矩当老实人,前些日子却突然失心疯了似的王哥;比如从天而降、差点把她压成肉饼的巨石;又比如差点带着她一起从十几层高楼坠下,摔个血肉模糊的电梯……

    这些都和狐族有关。

    狐族的人不希望玄极找到剑鞘,而花眠作为目前来看剑鞘唯一的线索,她在狐族眼里必死无疑……

    思及此,玄极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前方的少女,捶在身侧的手悄悄握紧。

    此时电梯安全到达两人住的房间那一层,花眠走出电梯,想了想伸手扯了下玄极的衣袖:“玄、玄极,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见过甚至触摸过无归剑剑鞘,沾染上了它的气息……你们老围着我转,好像无论是谁都只是在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玄极看了花眠一眼,似乎有些不高兴自己被和狐族混为一谈,又蹙眉,薄唇吐出一股憋闷的气:“我和他们不一样。”

    花眠“哦”了声点点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开口纠正:“你是人族,是和狐狸不一样。”

    玄极:“……”

    此时二人走到花眠房门前,玄极看着她抬起手刷房门卡,门板似的横在她身后:“还不明白么,我围着你转,是要保护你;狐族围着你转,是因为想要断了一切关于无归剑剑鞘的消息,他们会对你做什么,不得而知。”

    听了玄极的话,花眠推开门的动作一顿,一脸茫然地回过头看着他——昏暗的走廊灯内,那双眼中却仿佛揉进了零碎的星光:“保护我?”

    “……”

    正常人,难道不是应该为生命受到威胁而惊慌失措?

    她真的,很不会抓重点。

    男人翘了翘唇角,又飞快放平。抬起手,那习武之人略微粗糙的食指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额间,嗓音低沉柔和:“是。在找到无归剑鞘,离开现世之前,我都会保护你,不让狐族动你一根头发。”

    从小到大。

    从来没有人像是这样——

    看着她的眼睛,给过她一些承诺……

    虽然是一个短暂的期限内承诺。

    但是——

    心,跳得好快!

    花眠张了张嘴,握在门把手上的手微微收紧,一些话在舌尖上滚了又滚,最终还是吞咽回了肚子里,她胡乱点点头,慌张地扔出一句“晚安”,然后在男人沉默的视线中,泥鳅似的溜进门缝里。

    “啪”地关上门。

    花眠立刻趴在门上,耳朵贴着门,瞪着眼认认真真听门外的动静——

    直到几秒后,听见隔壁房间响起刷卡的声音和关门的声音,趴在门上的少女长叹出一口气,像是被人抽空了力道似的,腿软地滑落在地。

    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间,方才被男人指尖触碰的那一小块,灼热得好像就要烧起来,把她的脑子烧成一团浆糊……

    心跳快得想打120。

    ……

    被撩得手软脚软之后……

    冷静下来,花眠就悲剧了。

    花眠洗漱完毕爬上床已经接近凌晨四点,外头静悄悄的,又飘上了鹅毛大雪,哪怕是拍夜戏的剧组也都陆续下工返回酒店……她捂着被子蜷缩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东想西想——

    这会一个人,突然又想起玄极关于狐族的话,说什么还会回来再找她什么的……花眠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总觉得房间里好像藏着个人在看着她。

    这种感觉还越来越强烈。

    花眠最终略微受不了地“嘤”了一声掀起被子盖住脑袋,就好像被窝就是一个神奇的结界,只要手脚伸出去就会被人砍掉一样……被子下的她抱着膝盖瑟瑟发抖,脑补着被子外电视机下此时蹲着只雪白的狐狸安静地看着自己——

    她毛孔都炸开了,狠狠地咬住自己的指尖,恨自己怎么没给玄极配个手机,这时候连叫个救命的机会都没有!

    正瑟瑟发抖得欢快,突然听见阳台门“咔嚓”一声,这一声清脆又立体的声音在黑夜之中尤其突兀,花眠连颤抖都忘记了,整个背部僵直在那儿,大脑一片空白。

    她像是雕像一样定格在床上,直到感觉到被窝被掀起一脚,她“嗯”了一声发出几乎要嚎啕大哭的声音,然而下一秒,就被钻进被子里的人一把捂住嘴——

    “别说话,狐族狡诈,以为我们放松警惕,又折返回来了。”

    被男人的大手捂着,黑暗之中花眠微微睁大眼……此时她翻过身,男人就压在她的身上,长腿卡在她的睡裙中间,带着外面冰凉的冰雪气息。

    他撑在她身上,呼出的气息就在她面颊上方,能感觉到被喷洒到的地方温度迅速上升,如果不是捂在被子里看不见,她大概已经红得像煮熟的小龙虾……

    “我……”

    “嘘。”

    此时,被褥之下,玄极只感觉到怀中柔软温暖的小小一团,她的头发还散发着淡淡的水果香,钻入他的鼻中……他的手压在她的肩膀上,不同于平日里穿的厚重,此时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只穿了一条很薄的吊带睡裙,身体的温度轻易传递到他的手掌心,粗糙的大手之下,是一片嫩白细腻的肌肤——

    当花眠动了动脑袋,她的鼻尖蹭过他的面颊。

    那瞬间的触感让男人脑子里都“嗡”了声,他喉结滚动,像是这才突然意识到狭小的空间之中两人之间贴得多妥帖……他侧过脸,原本是想呵斥她不要乱动,然而话在舌尖滚了一圈,却变成了一句略沙哑的低沉缓声:“花眠,你……”

    花眠感觉到握在她肩膀的大手稍稍下滑大约一掌距离……

    睡衣的肩带跟着滑落至手臂。

    她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被他掌心触碰的肌肤火燎似的,她咬紧了后槽牙才没发出声音……被窝之下,黑暗之中,她抬起头与玄极对视,两人谁也没说话,男人却突然用原本捂住她嘴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

    花眠瞬间困惑,却感觉到有温热气息非常近地喷洒在她的唇瓣……大脑紧绷成了一张弦,她“咕嘟”一下咽下一口唾液,就在这时,玄极突然暴起,掀开床单,手中无归剑的蓝色光芒几乎照亮整个房间!

    当花眠手忙脚乱地去捞被子盖住自己,余光只来得及看见玄极手握长剑,手起剑落,当无归剑发出震震嗡鸣,房间之中响起了野兽的悲鸣!

    花眠捉紧了怀中的被子,看着自己的行李箱被一劈成两半,同时从行李箱里钻出来一条白色狐狸!

    它通体雪白,屁股后面尾巴数条毛茸茸一大团,这会儿其中一条被玄极一剑斩断,血飞的到处都是还染红了其他的尾巴,失尾之痛让它整个蜷缩颤抖,跳了起来,回头冲着玄极呲牙嘶声后,一跃而出,稳稳落在窗台上,消失在窗外的大雪之中。

    玄极脚下几点,一跃而出,飞快跟上,不一会儿那高大修长的身形就消失在夜幕里。

    只留下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的花眠目光呆滞——

    这是哪。

    我是谁。

    发生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