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诸夏】第五十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回到藏剑阁, 无归还没回来, 藏剑阁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寂静得像是坟地……虽然身为剑魂,但其实花眠还是有些怕黑的,晚上太阳落山,她经常在剑架上粘着无归不撒手才肯睡——今天倒是破天荒头一次, 头一次地觉得, 见不到无归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这会儿独自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然后小狗似的抬起袖子使劲儿用鼻尖嗅嗅,仔细闻了闻自己身上有没有那些整日酗酒的男人身上的臭酒味……

    结果是没有的。

    入鼻的是屋外无量花的花香, 兴许是方才在走廊里和那狐狸说话时, 吹了一会儿风沾染上的气味……剩下的就是梅子味,不仔细闻倒也闻不出来。

    花眠放下手, 又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于是干脆伸手捏了个决,隐身之后, 干了一件正常理智之下她绝对干不出来的事儿——

    “噗”地一声穿墙,留下一团细碎的蓝光, 自己融进了墙壁里;然后又“噗”地一声,从墙壁的另外一端穿过, 双脚落在房间里让木地板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她呆呆地站在玄极卧室的地面上。

    花眠:“……”

    窗户开着, 外面的月光撒进银色的霜。

    接下来干什么来着?

    兴味浓郁地瞪大眼环顾四周, 花眠抬起脚往前走了一步, 那木地板又是“嘎吱”一声响,花眠受惊似的抬起脚掌看了看,然后又小心翼翼放下,拎着裙摆,罚站一般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微微踮起脚看了眼卧房之中,不远处的床榻之上,男人身上还穿着宴席时那身玄衣,一只手压在眼睛上,头发有些凌乱地躺在那里,呼吸有些粗重。

    “……主人?”

    花眠提起裙摆,小心翼翼凑到床边,低头近距离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的男人——只见此时此刻他眉头轻皱,面色有些偏白,一副不太舒服的模样。

    ……大约是喝多了,他今晚一直在喝酒。

    酒杯放下的时候,人也直接离开了。

    “主人,头疼?”

    花眠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小心翼翼挑开男人盖在眼上的那只手,趴在床沿边上仔细端详了下男人,他睡是睡了,但是睡得不□□稳……花眠的指尖小心翼翼落在他皱起的眉间,想要将它抚平,然而男人却似乎有些不堪受扰地皱着眉翻了个身。

    花眠好奇地凑过去,唇瓣就在玄极的唇边——难得见到男人这般毫无防备的模样,她觉得自己不应该错过这个……

    濯月说,喜欢的话,才会亲吻。

    酒精总是能给予人平常不会有的勇气,柔软的粉色唇瓣小心翼翼地凑近男人那微薄的唇瓣,距离越来越近在她确定自己呼出的气息都喷洒在他的面颊上,玄极翻了个身:“青雀,拿水来。”

    青雀是个婢女,好像是青玄侍卫当年从无量宫断崖底捡回来的妹妹,平日里负责伺候玄极起居,是无量宫里为数不多的婢女之一。

    花眠回到藏剑阁的时候有注意看了眼,青雀就站在门外守着,这会儿也没动静,大概是没听见玄极唤她……花眠抬起头看了眼门外,又低下头看了看玄极,再占个手决去了隐身,站起来回到桌边给男人倒了杯凉茶。

    花眠也没伺候过人,端着杯子来到男人跟前,举着杯子手足无措了一会儿,然后放下杯子,使上了吃奶的劲儿嘿咻嘿咻地将玄极半扶起来,把杯子递到他唇边——

    现学现卖,学着方才濯月给自己喂酒的模样,一点点喂他把水喝了。

    玄极大约是渴了,喝得急,睁开眼也只是看见个纤细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悠,晃得人头晕,索性又闭上了眼:“青雀?”

    眼前那忙碌的人停顿了下,“嗯”了一声。

    “你手凉得很,”玄极指扶着他的那只小手,“屋子外风大吗?”

    紧接着又一阵沉默,扶着他的手稍稍将他放平,然后再短短“嗯”了声……玄极有些好奇今儿个青雀怎么说一句话也嫌多的模样,不过也没打算要跟她闲聊,稍一疑惑便索性随她去了——被那双软若无骨的手扶着重新躺下,下落时高大的身子滑了滑,连带着扶着他的人也惊叫一声落在他的身上!

    胸膛上趴着的少女发间有扑鼻而来的无量花响,温热的鼻子就噗洒在男人的下巴上,淡淡的梅子香钻入鼻中——

    她偷喝酒了?

    这婢女,好大的胆子。

    玄极迷迷糊糊地想着,感觉到趴在身上的人手在他胸膛摁了摁,放肆得很的模样……略微睁开眼看见个小小的黑影趴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玄极也不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决定明天就把这婢女换了,顺便罚青玄一笔月俸,叫他警醒一番,顺便敲打一下青雀。

    大手一把扣住在自己胸膛上乱摸的手,入手稍微冰凉且觉得柔软至极,玄极手顿了顿,大手在那手腕上揉了揉,揉出一片火红,忽然自己也有了些不该有反应——

    兴许是酒精作祟。

    事情一下子变得不可控的事与愿违。

    正当玄极极其犹豫该怎么处理眼下情况,无论如何好像也不太下得去手时,原本趴在他身上的人就像是一口吞了熊心豹子胆,攀爬上来,冰凉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唇瓣——只是紧紧地贴着——像是一只猫儿舔舔他的唇瓣,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醉酒中的男人略觉荒谬,又觉得有趣,低低嗤笑一声。

    花眠:“……”

    笑什么啊!

    感觉到手下男人胸膛震动,花眠有些犹豫地停下轻舔男人唇瓣的动作,一胸腔的激动和小心翼翼像是被迎面扣了盆冰水,微微蹙眉抬起头,正欲抽身离开……

    此时,一只大手扣上了她的后脑勺,粗糙的指尖插.入她的头发发出沙沙的声音,花眠惊了一跳低低惊呼一声,下一秒声音便被尽数吞咽进男人的口中,灵活的舌尖撬开她的贝齿,缠上她的舌尖,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花眠:“我……”

    唇瓣仿佛被惩罚性地咬了一口,花眠痛的缩了缩脖子,随即感觉到眼前翻天覆地的,被男人扣住肩膀一个翻身压在了结实的胸膛与床榻之间,他动作略微粗鲁,床发出“吱呀”一声巨响——

    惊动了外面的人。

    青玄醒酒之后,在外头吹风,恰巧路过看了眼自家妹子顺便想看看玄极是否还活着,刚伸脑袋便听见屋里一声巨响,很是吓了一跳,赶紧推开门伸了个脑袋进去:“公子?”

    结果一眼便看见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被压在玄极身下的分明是个姑娘,长卷的黑发柔软地垂到床外,她的双手被男人交叠压着扣在脑袋顶,只能从两人相交的颈脖看见她一点点白皙的侧颜……

    “出去。”

    从床那边响起的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听上去正努力压抑着什么,青玄的脑袋卡在门缝里懵了一会儿逼,然后“喔”了声把脑袋缩了回去,甩上门,逃难似的后退,退出房间!

    门外,青雀仰着头看青玄,一脸莫名:“怎么了?”

    青玄抹了把脸,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狗眼的模样:“有个女人在屋子里。”

    青雀:“……”

    青玄:“公子,在……办正事。”

    青雀:“……”

    青玄转身想走,想了想又退回来:“你去准备些热水,一会儿兴许用的上。”

    青雀想了想,瞬间涨红了脸。

    ……

    而与此同时。

    并不知道外面的婢女和侍卫长大眼等小眼,一脸无比尴尬。此时,屋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黑暗之中,花眠微微瞪大了眼,双手被男人的大手压在头顶动弹不得,只是感觉到男人温热的吻从额头一路如雨点般落下,至面颊,至唇瓣,再玩耍似的轻轻咬了口她的下巴……

    花眠觉得有些痒,便眯起眼发出哼哼的笑声要躲,极不老实地拧来拧去,用喵咪似的声音小声道:“不要……”

    男人另外一只大手警告似的捏了下她的耳垂,大手下滑,略微粗糙的指尖落在她稍有些松开的领口,嗓音低哑:“都这样了,还不要?”

    他的吻落在她的胸前,惹得她发出短暂又急促的呼声,一只脚乱蹬,将原本放在床边那只小杯子踢到地方发出“啪嗒”一声轻响……这一轻响,仿佛也将玄极的理智砸得粉碎!

    大手将怀中人腰间裙带稍稍拉开,领口散开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皮肤,男人凑近了嗅嗅,入鼻的淡淡无量花香让他的大脑都跟着放空了片刻——

    这大概是今晚的罪魁祸首。

    鼻尖贴着她胸前细腻温暖的皮肤,感觉到她因为这般亲密接触微微颤抖,之前那偷亲他的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般……男人低笑一声,黑暗之中抬起手摸了下她嫩豆腐似的脸:“以前没跟人这样过?”

    花眠:“……”

    还真没有。

    玄极感觉到身下的人极缓地摇了摇头。

    虽然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个,然而见她如此回答,他还是觉得心情变得愉悦许多……他俯下身,将自己的鼻尖顶着她的,以极近的距离压低声音问:“就这么给了我,不后悔么?”

    花眠:“给……”

    给什么?

    完全不知道。

    但是主人要的东西……

    花眠听见自己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主人要的,自然是给的。”

    花眠话语一落,显然感觉到男人停顿了下……玄极只是有些奇怪为何青雀一个婢女改称他为“主人”,她向来随着青玄唤他公子——

    莫非她不是青雀?

    那是谁?

    刺客?

    女刺客?

    ……算了,无论是谁——

    现在也不是能停下来的时候了。

    玄极心中稍有疑虑,只是眼下这软绵绵的叫声,也是极好听的,他低笑了声,纵容道:“甚好,就这么叫吧。”

    花眠心想我一直这么叫啊,于是“喔”了声,感觉到男人放开了她的手,顺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正想贴上去再贪恋一般地亲亲他的唇瓣,就在这时候,忽然感觉到男人火热的大手落下,覆在她胸前,她顿时又愣住了……

    花眠:“……????”

    这又是要干嘛来着?

    这时候花眠才感觉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