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诸夏】第六十三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50%以下等六个小时可以看到新章么么哒  【还真不是哑巴啊……】

    【什么嘛, 不心虚的话吼什么?】

    【玄极是谁?】

    【这算是当面拒绝王哥了吗,啊,好过分,一点面子都不给!】

    花眠垂下眼,重新变回了无口少女, 只是垂在身体预一侧的指尖无意识地在口袋的地方抓了抓, 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想要从里面拿出来一些什么……

    口罩。

    因为天黑了, 所以没有带。

    花眠的手指挣扎了一下后沮丧地松软下来,眼前的骚动让她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吼那么大声。看着面前这眉毛都快要飞到脑门儿上的服装组成员, 她动了动唇, 正想跟她说让她有事儿到道具车那边说——然而就在这时,从人群之外, 传来男人冷漠的声音:“搞什么啊, 还拍不拍了?”

    花眠微微一愣,抬起头, 顺着其他众人的目光一块儿向着声源看去——只见一身古装将军服的男人站在光源之下,黑夜之中他身材高大, 光照在他身上仿让他周身笼罩着淡淡的光晕,此时此刻那张英俊的面容眉眼冷淡且充数着隐约可察的不耐。

    丝毫……没有早上问花眠要包子吃时看上去那样和蔼可亲。

    花眠:“……”

    导演一拍大腿:“对啊, 拍不拍了!那么喜欢看热闹干脆不要干了,随便找个街道口站着看红绿灯的热闹一辈子?”

    白颐的质问成功将现场所有人包括导演在内的注意力从花眠身上带走, 在导演重新吆喝起来时, 众人一哄而散, 重新投入拍摄。

    服装组那马尾姑娘响亮地哼了一声,拧头走了……一下只剩花眠和李月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一天的夜戏一直持续到后半夜。

    花眠跟着剧组守到凌晨一点半,大概是身心俱疲的关系,瞌睡得两只眼皮子疯狂打架——索性搬了个小马扎坐在角落的树下阴影中,别人不走近根本不知道树下还有人,花眠抱着一箱收好的道具,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一次点头用力过猛终于惊醒,猛地抬起头发现面前居然站了个人——来人背着光,看不清楚脸,然而花眠还是惊讶地微微张开口——因为哪怕看不清,她还是第一时间认出,眼前站着的人是白颐。

    花眠:“……”

    “今天的戏拍完了,”白颐像是并不准备解释自己为什么出现,只是自顾自解下腰间的道具配剑,“他们说道具兵器交给你。”

    花眠:“……”

    喔,是为这个啊。

    花眠低下头看了眼抱在膝盖上放着道具兵器的箱子,然后默默将箱子举了起来——高举过头那种。

    白颐将道具剑放进箱子里,只是手在箱子上空停顿了下,道具剑落下的声音在响起……手中的箱子沉了沉,花眠手稍稍放下一些,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从箱子边缘缓缓冒出来——

    “谢谢。”

    幽幽的声音响起,小声得几乎快要听不见。

    白颐反问:“谢什么?”

    花眠:“……”

    花眠沉默地抓紧了纸箱的边缘。

    白颐:“如果不想遭人说闲话,就离奇怪的人远一些就好了——以前你在剧组那么久,有什么人注意到过你吗,更别提说坏话了吧。”

    花眠:“……”

    白颐:“睡着了?”

    花眠那一双眼睛重新消失在了纸箱后面——

    “知道了。”她小声又平静地说,“谢谢。”

    “……”白颐沉默了下,“树下风大,要睡回车上睡,当心着凉。”

    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躲在纸箱后的人小幅度地点点头——头发蹭在纸箱子上发出沙沙的声音白颐转身走了几步,然后在黑夜之中回过头,果然看见树下的人消失了,一个小小的纤细身影抱着一个大纸箱一溜烟似的往道具车方向跑。

    “老白,看什么呢?”

    不远处响起了经纪人的声音。

    白颐收回目光:“没有啊。”

    “佩剑还给美术了吗?”经济人又问。

    白颐点点头:“还好了。”

    “……真是的,这点小事让助理去做就行了,还亲自跑一趟,”经纪人小声嘀咕着,将厚重的棉袄递给白颐,“赶紧穿上,别感冒了,哎哟这天气,鼻子都要冻掉了……明天后天怕是要下雪喔!”

    ……

    花眠缩回了道具车后,反而整个人都清醒了,索性打开了车内的车灯,从书架上把《洛河神书》原著拿下来看。

    上次正好看见男主角白衣大将军的坐骑蜚幻化为人,这回说到,男主率领大军出战迎敌,战场之上蜚当着万人的面化身为武将从天而降,大败敌方,取敌军首领项上人头。

    然而世间马突然变成人这种事哪里那么容易接受。

    男主凯旋之后,朝廷之中流言四起,有说男主为七煞之星,必带战争灾祸;有说男主过去赫赫战功,得益于擅妖法御敌,非正道;有说男主能御神将,非平凡之辈,如今手握兵势重权,恐怕

    当今圣上迫于压力,只能给男主明升暗降,暂时冷藏。

    男主本就对突然幻化为人的神驹坐骑有所忌惮,如今也受流言蜚语影响,变得越发沉默——此时男主谋士出面提醒:将军若想远离流言蜚语,当务之急为远离流言蜚语之根源。

    花眠:“……”

    指尖在书上轻轻一敲,坐在凳子上的小姑娘露出个沉默的表情。

    “哗啦”一声书再翻过半几页,到男主与其坐骑蜚话别,蜚一声“主人,就此别过”腾空幻化为巨兽腾云驾雾而去,男主站在悬崖边凝视蜚离去方向良久,直至其身影消失于天际……

    花眠:“QAQ。”

    嘤嘤,好虐,作者大后爹。

    再往下翻,之后男主重回沙场,某次战役,中敌奸计,被敌军包围背腹受敌,眼瞧着危在旦夕,突然天空风云变色,巨兽咆哮从天而降,围绕男主凭空起一阵风暴,敌人色变后退。

    风暴渐息,万人瞩目之中,只见浑身浴血狼狈男主面前屈膝半跪一英武神将,抱拳淡道——

    【末将蜚,救主来迟,请主人责罚。】

    花眠:“!”

    花眠“啪”地一下合上书,闭上眼脑补书上情节,心中激动得难以自拔,满脑子都是那最后一句【末将蜚,救主来迟,请主人责罚】,燃得热血沸腾,脑子里弹幕全部都是“嗷嗷嗷嗷”!

    这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细微响动。

    花眠一愣,站起来放下书推开窗,一阵寒风吹过,月色之下只见高大挺拔男子立于车下不远处,四目相对时,风将他高高束起乌黑长发扬起。

    “在下夜中追寻无归剑鞘下落,跟随剑气途经此处,见姑娘挑灯夜读,便……”男人沉声一顿,“前来看看。”

    花眠:“……”

    【如果不想遭人说闲话,就离奇怪的人远一些就好了。】

    【以前你在剧组那么久,有什么人注意到过你吗,更别提说坏话了吧。】

    【将军若想远离流言蜚语,当务之急为远离流言蜚语之根源。】

    放在窗边的手悄悄收紧。

    让他走?

    可是。

    不行啊……

    得叫住他。

    那个金元宝——

    花眠张了张嘴,有些话到了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而此时,玄极似乎也借的有些个尴尬,适时打破沉默,不自在地扶了扶腰间不知道打哪来的一小小佩剑:“那,在下告辞。”

    花眠“嗳”了声,眼睁睁看着男人要转身离开,情急之中,大脑短路:“等等,主人!”

    又一阵寒风“嗖”地吹过,花眠趴在窗边,傻傻地看着正欲离去的男人微微侧身,一脸茫然看向自己。

    此时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鬼东西的花眠:“…………………………”

    想死。

    这是真黄金!

    花眠瞪着手掌心的那枚黄金出了神——苏晏大学学的就是珠宝鉴定,毕业后跑来剧组做道具美术师,主要就是负责用各种金属拧巴拧巴就拧巴出个发簪耳环什么的……在某宝上还有自己的珠宝店,每个月卖两三个孤款首饰,被一堆人强破脑袋,相比起那个收益,剧组工作发的薪水像打发要饭的,更像是她的兴趣爱好之一。

    呃,扯远了。

    也就是说,一个石头、金属,是什么材料、品级,往苏晏面前一搁她就能分出个详细来,所以,她说是真黄金,那就是真黄金。

    ………………………………玄极哪来的真黄金?

    想到刚才提到“银子”,他零零碎碎从口袋里掏出的一大把金元宝碎银子,不、不会都是真东西吧?……想到这,花眠有些头晕眼花。

    而此时,苏晏见花眠又日常陷入沉默,也没打断她的沉思,确认她人安全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从道具车里的椅子里站起来,老太婆般絮絮叨叨道:“也不知道上哪去了,神神叨叨的,问也问不出来——消失半个小时回来兜里揣着那么老大一金元宝,你穿越异世界挖金矿去了?那帅哥谁啊,财神爷?财神爷那么帅……其他神仙可怎么活啊?”

    苏晏碎碎念着,并没有注意到她说某个关键词的时候坐在小板凳上的某人抖了抖……当她转身想要走开,这时候,却被身后个小爪子一把捉住衣袖。

    苏晏一愣,回过头,对视上一双乌黑的眼。

    花眠:“……穿越什么的,苏晏,你觉得这事儿真的存在吗?”

    苏晏:“……”

    囧着脸反手将手背贴那张小脸的额头上——温度正常啊——看着也不像是疯了的样子。

    而此时花眠已经断断续续地说了起来——

    “我跟没跟你说过,那天晚上我报警,就是因为有个人突然从天而降,然后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说我拿了他的刀鞘……我发誓在那道响雷批下来之前那王府场景里没有人,然后,然后他就出现了……”花眠说着说着低下头,松开了苏晏的衣袖,“他不会坐电梯,不会用淋雨和马桶,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说话怪里怪气,随身携带一大堆金元宝和银子……啊啊,苏晏,你说,他不会,真的是从异世界穿越来的人吧?”

    伴随着花眠那逻辑断断续续、组织语言能力一塌糊涂的描述,苏晏的眼神儿却逐渐发生了变化,当花眠说完了,提出自己的问题时,苏晏却觉得自己完全get到了重点——

    “你说,给你金元宝的人就是那天晚上把刀架你脖子上的人?”

    “……啊?”

    “刚才那个小帅哥,就是那天晚上把刀架在你脖子上的人?”

    “……”

    “你对一个前几日才把大刀架在你脖子上的人不近而远之,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拉走独处,和他一同消失了长达半个小时,带他去,”苏晏露出个难以启齿的表情道,“开房?”

    “……”花眠反应过来,苏晏重点好像错了,“我没有……”

    苏晏环顾了下四周,奈何没找到趁手的东西让她可以暴揍眼前的上司加前辈一顿,于是只能深呼吸一口气,用快气死的语气道:“把你妈电话给我,我得跟她告状,让她骂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