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现世】第八十七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记忆如泄闸的洪水涌入脑海之中, 真实又遥远, 要不是胸腔里那种痛得让人窒息的感觉过于立体,花眠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是坐在电影院里,看了一场关于别人的故事,却又像是本人已经活在了电影里,此时看的不过是过去一生的走马灯。

    而此时此刻花眠身上披着的, 俨然便是那日她出嫁时身穿的羽衣。

    宽大的帽檐之下, 被男人用一只手微勾起下巴, 花眠小心翼翼地倒吸一口凉气,从帽檐下心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的, 心虚。

    大婚之日, 在鸾轿之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若说花眠和玄极的故事里好像大家都是自食恶果,罪有应得, 那其中最无辜的大概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从头至尾充当炮灰,临门一脚还被拉着下水丢脸的上官濯月。

    “……你你……跟着我到现世来的?”

    白颐点点头, 一脸认真:“嗯。”

    花眠脸“蹭”地一下变红了:“你跟着我来干嘛?”

    白颐露出个耐人寻味的表情:“新娘子跑了,我能不追么?”

    花眠低低地“啊”了声, 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在现世再世为人,她有了父母, 有了朋友, 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和全新的人生,在诸夏大陆时那种不顾一切想要离开的心如死灰距离她已经很遥远一般,她现在跳出那个将自己圈死的怪圈, 剩下的只是旁观者才能感觉到的荒诞。

    她低下头,不敢再看白颐那双带着无奈和一丝丝戏谑的眼睛。

    “玄极说,说,说诸夏通往现世的路上,时间隧道可能会会发生扭曲……你怎么——”

    提到玄极,白颐的表情变得淡了些:“易玄极告诉了你这个,难道没告诉你狐族至宝羽衣披在身上,就可以准确地选择时间落点?”

    玄极当然说过了,因此他不能自由来往于现世与诸夏之间,所以现在他们才只能通过玄镜交谈,活生生搞成了异地恋……

    呃,恋不恋,现在看来好像不太好说了。

    算了,先把这个复杂的问题丢到一边。

    花眠眨眨眼,想问白颐,难道你有那个羽衣?

    片刻之后这才反应过来一般,微微瞪大了眼,将披在自己身上的羽衣捉紧,猛地抬起头看向白颐——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又黑又亮,充满震惊时睫毛轻轻颤抖就像是振翅的蝴蝶,睫毛撩动时就像是撩在白颐心上,他忍不住伸出手,捏捏面前小姑娘红扑扑的脸,笑道:“对。”

    她的脸又软又嫩。

    被他掐得泛起一小片好看的粉红。

    “那……诸夏的事你不管了?就这么走了,”花眠抬手将羽衣从自己身上取下来,低下头,“你皇兄不是正需要你——”

    帽子将她的头发弄得稍有凌乱,看上去毛茸茸的。

    “你兄长的记忆咒影响了所有人,除了当时正同样披着嫁衣等待迎娶新娘的我,我为了来找你,不得已将你的事告诉了皇兄,皇兄后来也知道了你乃无归剑鞘的事,于是答应我带着羽衣追寻你来现世,”白颐淡淡道。“不够他希望我来不是跟你再续前缘,而是直接在现世杀了你,让易玄极彻底失去无归剑鞘,也失去角逐帝位的资格。”

    “……”

    “让皇兄知道这件事,他早晚会动手,我想着若是让别人来,还不如让我来。”白颐温柔道,“你是我的新娘,死也该死在我的手上。”

    “……”

    “然后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舍不得下手,帝位角逐日就在近日,皇兄最近又催的有些紧,我琢磨着再不动手他就要派别人来了……”

    花眠沉默了下,迅速将事情窜在了一起,声音难得不结巴了:“突然发疯的服装组王哥?恰到时候打来的电话和天空中落下的巨石?还有差点成为我棺材的电梯?”

    白颐无声地翘起唇角,良久叹息:“真聪明。”

    花眠捏紧了手里的羽衣,活生生将漂亮的羽衣捏成了一团抹布——

    心里那可是真是日了狗啊,对狐狸的那点亏欠之心瞬间烟消云散!!!

    他无辜个屁!!!

    没有一个正常人!!!

    没有!!!

    强忍着面部抽出将手中的羽衣往白颐怀里一塞,花眠发现自己的小腿肚子还在打颤,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生怕从脑袋顶上掉下来个飞机把她压成肉泥,那副风中凌乱又慌张的模样看得白颐笑出了声——

    他还笑得出来。

    白颐在他那千万粉丝眼中的定位就是暖男,因为他笑起来颇有“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春风拂过之暖,然而此时此刻,这笑容对花眠来说……与地狱恶鬼的狞笑没有太大区别。

    现在她是真的觉得尿急了。

    夹紧了腿,就好像屁股后面长出了条尾巴,她连连后提两步,这时候还听见白颐在那笑着大言不惭:“你别害怕,我再怎么狠心,也不至于在我对你认真表白的时候做那种事——”

    哪种?

    要人老命的那种?

    花眠真的被吓尿了,她就是个肉体凡人,可不像那时候做剑鞘似的还能化成一团光飞来飞去,眼下她就两条腿,见白颐长腿一迈靠近自己,吓得背后寒毛全部立起,“嘤”了一声想要泪奔,转身就要像是惊慌的兔子似的跑路——

    适时白颐长胳膊一伸,一把拦住她的腰将她捞进自己怀里。

    浑身被陌生的气息笼罩,花眠眼前一黑有些腿软,柔软的手拼命推固定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疯狂挣扎起来!

    与此同时感觉到白颐逐渐变得灼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边——

    “事实证明,最后有资格留在你身边的人只有我那,你放心,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让皇兄……”

    “啊!不听!”

    花眠放开白颐的胳膊举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若说响起了诸夏的事只是让她有些懵逼,那此时满心惊慌倒是立体,她靠在白颐怀中一阵乱动,头发凌乱地尽数缠绕在男人的手臂、胸前,他低下头,就能嗅到她发间甜甜的香……

    “花眠,别动。”

    他嗓音猛地低沉下来。

    花眠心中咯噔一下,动得更厉害了!

    “你放……”

    “不放,你听我把话说完——”

    两人的争吵在听见“咔嚓”一声之后戛然而止。

    双双一愣抬起头,此时白颐尖细的下巴就顶在花眠的头顶,他微微眯起眼,然后就看见不远处的草丛里,蹦哒出一个抱着相机的狗仔,那狗仔满脸镇定,转身跑得比西方记者还快!

    还没等白颐和花眠回过神,他已经跳上一辆等在街边的面包车,油门一踩,无情离去。

    花眠:“……………………………………”

    花眠瞬间安静下来,满脸放空。

    直到感觉到腰间的手臂紧了紧,然后放开她,男人听着还挺愉快的叹息从头顶响起:“啊,被拍到了。”

    花眠这才回过神来,猛地转身,一把揪起白颐的衣领:“……你……他……追?!”

    白颐挑起眉,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姑娘:“追什么追,那是汽车,你以为是马么?”

    花眠声音变得有些尖锐:“………………可是他拍到了!”

    白颐没心没肺地笑了:“作为少女男神的公众人物的好像是我吧,公开恋爱可能事业受创的也是我,你那么紧张干嘛?”

    花眠:“………………………………”

    因为你的粉丝可能只是对你脱粉。

    而她们可能会杀了我。

    花眠带着最后一丝希望:“会、会公关掉吧?”

    白颐“喔”了声:“看他们开多少钱吧。”

    花眠:“……”

    白颐:“我这个级别的至少也要八位数,八位数啊,换一张照片?”

    花眠:“…………”

    花眠一把推开白颐,又惊又怕又气地狠狠剜了他一眼,转身一溜烟地跑开了。

    不知为何,白颐被那一眼瞪得心中还挺舒坦,于是好整以暇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的小姑娘落荒而逃——

    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至少他再也不用遮遮掩掩,假装陌生人一般站在她的身边。

    ……

    回到酒店房间,花眠略微魂不守舍。

    连既然她恢复了记忆,那玄极那边是不是也恢复了记忆这种事都忘记问了,那玄镜打从玄极回到诸夏后,头一回被她暂时忘记放在一边。

    回到房间之后飞快将门窗锁好,窗帘拉上,暗下来的房间里只有一盏亮起的澄黄的灯让她稍有一些安全感,转身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让冰冷的四肢稍稍恢复了知觉,之后她就窝在床上,一下下地刷着微博新闻头条——

    脑子里乱糟糟的。

    直到抱着手机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然后晚上九点左右,忽然被下午刻意点了下特别关注的娱乐圈第一狗仔微博推送提示音惊醒,花眠就像是在睡梦中踩空了从高楼跌落,猛地惊醒后心头狂跳不止,打开微博页面,一眼看见标题——

    【大众情人白颐“暖男”人设崩坏,新剧《洛河神书》与剧组工作人员调情,今日杀青后提分手伤透人心!】

    花眠脑子“嗡”了声,白颐还真是说到做到,真的没往外掏这笔钱!

    戳进微博,见微博也没什么文字描述,就是连续几张照片,第一张是花眠背对着白颐说话;第二张是花眠后退做要逃跑;第三张是花眠被白颐抱着腰压在怀里;第四张是白颐低着头,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在说什么……

    他的下巴放在花眠头顶,两人好像很是亲昵。

    花眠的脸打了马赛克,只是露出一双惊慌的眼睛。

    下面网友留言——

    【白颐我的嫁:……………………这啥玩意?】

    【王二兔:????????????】

    【追风的马:我的妈惹!这…………白颐?!】

    【jklover:路人吃瓜,单纯评价第四张图,呃,表情却是挺渣男的。】

    【毛毛虫姐姐:不信这是微博配字说得那样,坐等真相,楼上懂个毛,白颐一直都是这样的笑好吗,黑就别装路人了low不low,假装路人黑祝你家蒸煮flop一辈子咯?】

    【白白的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

    【一一一王一一:说真的,我觉得这女的看着有点眼熟,啊,之前说白颐在剧组对工作人员很好(就是给道具组的人递东西那次)的通稿里是不是也有这个女的啊?我的天,那他们是真的早就在一起了吧?!】

    【我的妈:如ID,如果他们真的早就在一起了之前还发什么白颐在剧组超亲和帮助工作人员排忧解难的通稿也太不要B脸了吧?】

    【大颐颐不要糖:……………………这图真假我都怀疑,注意看图三,旁边的桃花树上面的桃花都开了,别是我眼花吧……这大冬天的哪来的桃花盛开?!!!!】

    【owoone:被楼上这么一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他妈啥啊男女主拥抱说话的时候旁边桃树开花尼玛演韩国魔幻偶像剧呢?!现在的狗仔队为了波眼球连科学都不讲了?】

    【老子苗条得很:就算是真的和剧组的人恋爱关你屁事,PO主天天盯着白颐黑你亲妈怎么还不爆炸?】

    ……

    只发出了不到五分钟,但是被迅速被点赞到热门第一的评论事这样的——

    【小猫毛线团:别,这边《洛河神书》剧组的,批马甲弱弱说一句,今天白颐确实杀青戏,而且拍的时候也一直挺心不在焉的,一场下水戏反复拍了十几遍,看得我们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心疼……这女的我好像知道是谁了,等我确认下。】

    下面一大堆吃瓜群众排着队“摄影师准备”“灯光已经打亮”“麦克风开好了”“前排瓜子汽水小板凳”……

    花眠:“……”

    我日你妈喔!!!!!

    这小猫毛线团服装组的谁啊啊啊啊啊啊啊!!!

    放下你手中的屠龙刀我们好好说话!!!!

    真是日了柯基的圆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