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现世】第九十六章

青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zwdu.net,最快更新命犯桃花与剑最新章节!

    H市靠沿海, 地震时震中多位于海上, 常年在H市摸爬滚爬的剧组工作人员对于地震这件事起初也是十分淡定,但是很快他们发现有哪里不太一样,比如,这一次震得,有点久。

    天地之间, 阴风怒号, 海面波涛汹涌, 卷起层层巨浪,仿佛在海底深渊, 有什么东西正要呼之欲出!

    此时大多数人都是满脸睡意被惊醒后茫然又惊恐的模样, 他们身着睡衣尽快地来到酒店楼下空地集合,看着大楼在持续的震动之中以匪夷所思的动画效果左右摇晃, 大家面面相觑, 都在彼此眼中看见茫然和不安,胆子小点儿的已经被吓得腿软, 坐在地上只知道哭——

    “库、库房的□□都清理出来分批空地放好了吧?”

    混乱之中不知道谁提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话可是真正让人群炸开了锅,“问花眠”“花眠应该知道啊”“我昨晚打她电话没接”“她下来了吗”“花眠呢”不同声音于人群之中“嗡”地散开——

    人们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 努力在这一片混乱的黑夜之中去寻找那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姑娘,于是谁也没有注意到, 就在人群不远处, 两个服装组的姑娘满脸惊慌地抱成一团……

    “她不会还在库房里吧?”

    “你锁的门,你问我?”

    “可是地、地震了,那些□□会不会——”

    两人对话之声陷入几秒诡异沉默, 其中一人眼中忽然闪烁着恐惧和绝望,她蹲下身捂着耳朵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别说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连滚带爬一把将要离开的同伴拉住:“你去什么去!回来!不要命了吗!”

    “我们……”被拉住袖子那人猛地回过头,唇瓣颤抖,面色苍白得像是鬼,“如果放□□的仓库炸了,我们这就是杀人了……”

    她话语刚落,就看见拉着她的同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她的眼中闪烁着被逼至绝境后陷入疯狂和残忍的光:“你怕什么,每个剧组都有一两个死亡名额的,就算她命不好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不能怪——”

    话还未落。

    “轰隆”一声的巨响骤然响炸开,很远的西边窜起火光映照着西边犹如白昼!

    一阵热浪伴随着沙石、树枝碎片卷来,酒店低层大楼玻璃破碎,人群尖叫着乱成一团,众人捂着脑袋趴卧在地,众人皆是被吓得魂不附体!

    此时地震终于稍稍停了下来,人们拍拍头上的玻璃碎渣爬起来,都是狼狈至极,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人群之中只听见美术工作室的苏晏见叫了声“是不是□□库房炸了,花眠到底在哪”,然后有胆小的开始放声哭泣,迅速将她的声音盖了过去……

    此时人人皆感慨,怎么就在撤组离开的最后一天,发生这种倒霉的事!

    ……

    而此时,西边库房废墟之下,花眠缩在一具温暖结实的怀抱之中,面色苍白,手软脚软,大脑失去控制说是瑟瑟发抖也不足为过。

    她的脑海之中疯狂地回放着最后那一幕——

    当强烈的地震震得库房里的灯泡摔碎熄灭,周围陷入让人恐惧的黑暗之中;

    库房房顶发出令人觉不详的不堪负重断裂之声,然后有碎石掉落在她的头顶;

    她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奔跑至库房门前,发了疯似的捶打呼救,那库房大门却纹丝不动,外面丝毫没有人路过发出的声音,只有一阵阵令人绝望的狂风呼啸,山摇地动之声;

    背脊一凉,此时仿佛预见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再试图呼救,开始手足无措地喊玄极的名字——

    “易玄极!”

    “易玄极!!!”

    “王八蛋,再不来就永远别来了!”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尖锐和绝望,还带着哭腔:在这最后的时候,她下意识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名字。

    然后,库房坍塌,黑暗之中她看见了暴露在外的电线亮起唯一的光,落在清点出来的□□箱上!

    原本还在疯狂捶打库房大门的花眠总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什么,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只是惊恐地瞪圆了眼,背后贴着冰冷的库房大门,傻愣地看着一从火苗至库房中窜起——

    她仿佛已经听见黑白无常赶着灵车来路上,车轮扎过地面发出的声音。

    “轰隆”地爆炸声响起,夹杂着硫磺味的热浪扑面而来,花眠耳朵之中“嗡”地一声,紧接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忽然陷入沉默,变成了可笑的哑剧……

    她看着巨大的墙面断裂向着自己压过来,她的脚下却像是生了根,跑不动,也不知道往哪跑,绝望之中,于冲天的火光之中闭上眼——

    ……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可是像当年,锁妖塔的巨剑于无归胸膛穿过之时那样,血肉模糊,疼到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当世界陷入死寂,绝望之后,死亡这件事忽然变得比想象中来得从容。

    花眠手指微微颤抖,安静等待着那一刻来临,然而下一秒,当墙体彻底崩裂,又一箱□□被引爆,花眠抬起手想要遮住眼,但是这时候却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头上忽然有蓝光亮起,紧接着她被人重重扑倒在地!

    甚至来不及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她的脑袋便被一只大手扣住后脑勺压入胸膛之中,熟悉的气息还夹杂着细雪狂风的冰冷……

    徒然变宽阔、巨大的无归剑仿佛带着燃烧的蓝色火焰深深插.入地面,剑气四溢之中将那即将压在二人身上的断壁震得粉碎!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她想他大概是在跟她说什么,可惜这会儿她大概是被爆破冲击得暂时失聪,她什么也听不见,只能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握了下他略微粗糙的指尖——

    就像是小动物在没出息地,小心翼翼着祈求保护。

    下一秒。

    她感觉到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勒得更紧,她急促地吸了一口气,脸被死死地压在他的怀抱之中——紧接着周围又有了几次□□被点燃之后的爆炸发出的震动,整整持续了三分钟后,那震动才彻底停息下来……

    一切终于归于此时这般,最初的宁静。

    收回思绪,花眠闻到了自己的头发被烧焦的味道,这时候她才微微蹙眉抬起头,恍然思绪之间回过神来:自己好像捡回一条命。

    “……你,没事吧?”

    玄极听见自己晦涩的声音响起。

    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胸膛震动,猜到他说话了,花眠挣扎着从男人怀抱之中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他紧绷的下颚和抿起成冷漠直线的唇角,停顿了下,小声地说:“听不见你说什么。”

    男人身体一僵,猛地将眉头拧得更紧,伸手就要摸她的耳朵,花眠连忙摇头:“暂时的,一会就好。”

    这才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稍稍放松,他低着头看着安静窝在自己怀中的人——

    废墟之中,只是有还没有熄灭的火焰在跳动,照在她的眼中;低下头,她的手还紧紧地握着他的指尖,有温暖而立体的温度从他的指尖传递到了她的手心,这温度仿佛在提醒着她一切都不是幻觉……

    花眠眨眨眼,放开了他的大手。

    男人垂下眼,看着她,眼中微微黯涩。

    然而随后,她又做出了让他转而诧异的动作,她抱住了他的脖子,借力攀爬着蹲起来,然后柔软的手从他的脖子落下摸索到他的背上——

    玄极嗯哼了声,方才刚刚松开的眉又拧起,与此同时,感觉到她柔软的手小心地碰到了他背后被火焰燎烧成破布的衣衫和露出烧焦血肉的背……手上粘稠灼热的触感让她手上一抖,然后小声尖叫一声,满眼惊慌,猛地缩回手!

    见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脑海之中不由得闪过他赶到之时,她站在原地闭上眼视死如归的绝望模样……心中不免又是一紧,不敢想象自己若是没有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及时赶到,如今他该面对的是何种画面——

    玄极叹了口气,心中五味陈杂,惶恐又庆幸,心中不厚道地感慨,如今怀中人这般慌张的模样,对比起先前那闭眼认命等死,反而叫他觉得生动好看了……

    在花眠抓紧他的衣袖,问他痛不痛的时候,玄极不得不再次将她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听见她闷哼了声安静下来,这才欺负她听不见似的嘲笑她:“怎么聒噪得很。”

    花眠抬起头,见他唇角好像还微微上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狗眼……使劲儿眨眨眼,对他说:“你背上全是烧伤,得去医院。”

    玄极没理她,而是站起来,将无归剑从地面拔起收入剑鞘,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几番跳跃,跳离仓库废墟,来到外面的夜色雪林之中,寒冷的风吹过,背后火烧火燎的烧伤好像也得到一些舒缓。

    在树林阴影中,将花眠放在一块大石头上站稳,与自己平视,正想要抽身,这时候却被一把捉住了袖子,感觉到那人软弱无辜似的往地上蹲,他无奈,只得跟着蹲下去……

    夜色之中。

    花眠抬起头看着玄极。

    他低着头,也是认真且小心地盯着自己的眼睛,片刻之后,他似乎是嫌这样大眼瞪小眼颇为浪费时间,干脆动了起来,手上小动作不断,先是抬起她的下颚左右观察看她的脸上有没有伤口;

    然后撩起她的头发,看头发遮挡的地方有没有他错过的细伤;

    最后才检查她的胳膊腿和背——

    其实刚才他将她完完全全抱在怀中,她身上又能有什么伤?

    整个过程又是重归沉默无言的。

    玄极看上去好像很忙。

    然而花眠却难得安静温顺任由他摆弄着,脑中还是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只是看着他那样忙碌帝位模样,生动得不像是幻觉。

    最终花眠终于长舒出一口气,以将玄极吓了一跳的瘫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在冰冷的巨石上,花眠脑海之中迟钝地后知后觉闪过唯一的念头便是——

    是他。

    易玄极。

    他真的来了。